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阳谋

第一百一十六章 阳谋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是的,现在已经可以确认,无论是非欧,属于量付名下的产业都受到了打击,甚至非洲已经出现不止一起人员失踪案了,失踪的还都是公司的高层。”说话的是靠近叶北荣最近的一名五十岁的男子。

    他叫叶泷,是叶北荣大哥的儿子,在叶家做的事情相当于宋家的宋海。

    “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我们叶家和千龙头井水不犯河水,难道他就不怕我叶家将他们‘南青’在国内一网打尽?他竟然敢主动挑衅到我叶家来。”叶北荣长期身居高位,虽然马上就要下来了,但是那种不容置疑的语气依然很强硬。

    他确实有这个能力,千龙头哪怕再厉害,也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家伙而已,如果惹火了叶家,虽然无法彻底的灭了千龙头,但是想要在国内灭了他的势力,他们也毫无办法。你就算是有雇佣军队,难道你还敢开到边境来不成?就算是敢开到边境,估计几声炮响,千龙头那点雇佣军也没有了。

    千龙头到底发了什么神经,竟然敢对叶家动手。

    叶泷却立即说道:“我已经查清楚,可能是因为叶默的事情,叶默杀了千龙头的独子,惹怒了千龙头。估计千龙头要将怒火发到我们叶家的身上来。”

    “叶默已经被赶出了叶家,这件事大家都知道,既然这千龙头如此不识好歹,我叶家也没有必要怕他。”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岁都不到的阴柔男子,这人叫叶晃,叶问启的长子。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整个会议厅的人都听的很清楚。

    叶问启五十多岁,头发微秃,眉毛很浓,但是眼睛细长。此时他听见叶晃的话,立即就呵斥道,“不要胡说。”

    叶北荣却皱了皱眉头,过了半晌才问道:“上次我记得是谁说过要去查查叶默最近的事情,那是因为什么事?”

    “父亲,是我,上次我听说叶默最近做了不少的事情,甚至宁海的师影也是他,就忍不住的出去打听了他的事情。而且拿回来的录像中,师影确实有些像叶默,只是因为别的事情,一时还没来的及说出来。”叶问进立即说道。

    叶北荣的眉头皱的更加的厉害了,过了一会他才问道:“你是从什么地方得知师影就是叶默的?”

    “是宋家的……”叶问进不是傻瓜,他说了一半就感觉到了不对,自己的消息是宋家的人说出来的。宋家和叶家一直不对光,他们怎么会好心的给消息给他?

    叶北荣叹了口气,自己的这个儿子还是太嫩了点,宋家这么明显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楚。如果给叶问启或者是给大哥的儿子叶问非知道这件事,也许就会问的更清楚些。不过他也知道,就算是叶家的人不去调查叶默,宋家也会主动想办法让千龙头得知叶家已经在重视叶默了。

    应该是中了宋家的坐山观虎斗之计了。宋家竟然可以放开杀了宋少文的凶手不去管,而在这里放长线钓大鱼,将叶家拉下水。

    现在千龙头已经对叶家动手,叶家就算是再知道原因,也不会就此放过千龙头了。两方必定要斗起来,而千龙头和叶家一旦斗起来,宋家必定要帮助千龙头。

    如此一来,叶家想灭了在国内的‘南青’势力,倒是难上加难了,或者说根本就不大可能了。

    叶北荣甚至可以想象,只要这个拉锯战坚持下去,叶家甚至如被打下的飞机一般直线往下落。

    可是就算是知道这样,叶家也不得不出手,因为除了国外叶家的企业,千龙头下一步肯定是国内的叶家企业。更何况一旦叶家的企业被如此打击,叶家还不出手的话,那么和叶家合作的企业,商人都会纷纷的撤退,叶家就会雪上加霜。

    宋家这一手好厉害啊,明显的是阴谋加阳谋,就算是叶家现在知道了,他们也毫不担心叶家不中计。可恨的是不知道宋家给了多少好处给千龙头,竟然让他愿意当棍子被利用。

    而且就算是叶北荣现在想找宋家妥协,宋家估计也不会接受,因为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只要叶家倒下,宋家自动会分到一块比宋家妥协还要大的蛋糕。

    ……叶默去买了一套便宜的衣服,多余的钱只能是买一张机票了,甚至连一个包都没有钱买。不过叶默此时已经恢复了自己的身份,用回了闻冬给他办的身份证。

    至于莫叶的名字就不必要再用了,他相信在自己去找千龙头之前,他千龙头应该不会再做出那种追杀他的事情来。

    虽然叶默收拾的很清爽干净,但是飞往洛仓航班上所有的人,也许只有叶默的衣服是最便宜的地摊货了,不过他对此可毫不在意。

    就在叶默准备找到自己的位置就坐时,他却发现在他身后的一名老者手腕上戴着的玉器竟然有灵气流转,叶默神识扫过看了一下,是一个玉器手镯。

    他发现自己的位置在老者的前面,而这老者旁边坐的是两名女子,靠窗的是一位戴着大口罩的时髦女郎,而中间的是一名中年妇女。叶默有心想问问这老者的手镯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要想坐在老者的旁边,他只能和中年妇女换一个位置。

    “大姐,我能和你换一个座位吗?”叶默回头看看这名中年妇女,带着商量的口气。

    “规定是不允许换座位的。”这中年妇女还没有回答,那名推着小车过来的空姐已经发话了。

    这中年妇女有些歉意的看了看叶默,虽然她知道叶默的意思,她也想成人之美,但是人家不允许。在她看来,这年轻人想换座位肯定是想泡靠窗的时髦女郎。

    老者嘴角也露出一丝了然的微笑,很明显他的看法和这中年妇女的看法是一样的。

    叶默当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心里还是有些失望,他只能等下飞机的时候,再和老者搭话。

    那名时髦女郎听见了叶默的话,扫了一眼叶默,眼里露出一丝讥讽的眼神,那种不屑就算是中年妇女都看出来了。中年妇女暗自叹了口气,叶默的勇气是好的,只是他太寒酸了点,真不知道他这张飞机票是怎么弄到的。

    既然不能换,叶默也没有强求。他准备下机的时候再和这老者交谈一番。

    叶默不再说话,开始闭目养神。两个多小时后,飞机降落在洛仓机场。叶默先下了飞机,却站在外面等着那名时髦女郎看见叶默竟然在外面等着,她心里的厌恶就更盛了。

    这次出来她特意戴了面罩,竟然还挡不住这种人。她特意的绕开来走了过去,因为她实在不想和叶默这种人说上哪怕一句话。

    那名妇女和老者明显的认识,他们见叶默站在外面等着,心里也是一笑,这小伙子还真是锲而不舍。很明显那个时髦女郎对他没有任何意思,甚至还很讨厌,但是他竟然可以拉下脸来等在这里。

    不过为了成全叶默,他们两人特意的也绕开来,想让叶默好单独等到那个时髦女郎。

    叶默见老者竟然不是从他这旁边经过,连忙跟了上去。

    那时髦女郎见叶默跟了上来,有些厌恶的站住了,狠狠的盯了叶默一眼,冷冷的说道:“你是不是想说要请我吃饭。”

    叶默被这句话问的有些莫名其妙,皱了皱眉头回答道:“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请你吃饭?我身上现在也没钱,要想请吃饭,你去找别人。”

    说完叶默也懒得理这个无厘头的女人,直接走到老者面前,很客气的说道:“前辈你好,我叫叶默,冒昧打搅一下,想问您一个问题。”

    老者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叫他前辈,倒是有些奇怪的看了叶默一眼,然后说道:“你好,小伙子,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只要知道,肯定就会告诉你。”

    叶默指了指老者手腕的手镯说道:“请问您这个手镯是从什么地方买的?我感觉这个手镯大大的不一般,可以给我看看吗?”

    听完叶默的话,那老者毫不犹豫的将手镯拿下来递给叶默,倒是那个中年妇女露出了警惕的神色。一个陌生的男子,一见面就要别人将手镯取给他看。而且这年轻人的衣着看起来还有些寒酸,不过现在老者已经将手镯递了过去,这中年妇女也没有说什么。

    叶默接过手镯,仔细感受了一下,果然有些淡淡的灵气,一会之后,他将手镯递给老者,“老人家,你的这个手镯很不一般,比一般的玉器要好的太多了,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你这应该是一件可以让人健康的法器。”

    “哦,小伙子,你竟然知道法器?”这老者一下就感兴趣起来,他平时就喜欢逛逛古玩市场,受到许多同行和业内人士的指点,当然也不是一无所知。法器说白了就是一种经过真正高人开光过的东西,但是功能各不相同。他的这个手镯确实是个法器,甚至还是一件等级不低的法器,不过这是一个朋友赠送的。

    眼前这个小伙子可以看出来他的这个是法器,顿时让老者大起兴趣。因为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人还相信这一套了。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