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崖底

第一百九十六章 崖底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宁轻雪忽然冲进了屋子,东边厢房的门依然是关着的。

    此时宁轻雪的心已经平静下来,她感觉自己有些疯魔,叶默怎么可能回来的?当初那颗珠子救了她一命的时候,宁轻雪甚至感觉自己和叶默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似乎他和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宁轻雪小心的打开房门,里面已经有一些灰尘了,她叹了口气,开始打扫房间。院子里面的那些草芽还是等许薇回来再问问她吧。

    宁轻雪将东西收拾好了的时候,许薇还没有回来。心情有些烦躁的宁轻雪想出去走走,她竟然不自觉的就来到了上次叶默卖狗皮膏药的那条步行街。

    街道依然繁华热闹,虽然天色还没有黑下来,但是四处做生意的人已经都慢慢的汇聚过来。

    宁轻雪再次买了一块黄金糕,站在叶默当初摆摊的地方,坐了下来。她好像感觉到了叶默当时坐在这里的心情,他肯定是在想,如果有客人来就好了。

    “来看一看勒,祖传的药方,包治百病。头痛发烧、外伤内伤、风湿近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治不了的……”

    叶默的声音还在,他的人呢?

    宁轻雪咬了一口黄金糕,还是那一家的,还是那一个摊子买的,还是那个人做的。可是今天的黄金糕吃在嘴里却有些苦涩,里面少了什么吗?

    宁轻雪站了起来,她准备明天去找苏静雯,然后去宁大一趟。此时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电话竟然是苏静雯打过来的。

    “轻雪,你现在是不是回到宁海了?”苏静雯的语气显得很是清脆,看样子最近心情不错。

    “嗯,是慕枚告诉你的吗?我还准备明天找你有些事情的。”宁轻雪下意识的说道,她今天刚刚回到宁海,只有李慕枚知道,苏静雯现在知道她回到宁海,应该是李慕枚说的。

    苏静雯立即回答到:“是啊,你现在在哪里?我去你那,我找你也有些事情。”

    宁轻雪在名渡步行街的一家咖啡店没有等多久,苏静雯就过来了。

    “轻雪,你怎么这么憔悴?”苏静雯一见到宁轻雪就看见她神色之间显得很是憔悴,很明显的有些郁郁寡欢。

    宁轻雪微微一笑,还没有说话,苏静雯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苏静雯接了电话,嗯了几声就说道:“在名渡步行街中北咖啡屋,和一个朋友在一起。哦,好的。”

    “是我表哥,他刚从美国回来。听说我出来了,他也想过来坐坐。”苏静雯挂了电话,随手捋了一下头发,显得更是娇艳。就算是在宁轻雪的面前,她都丝毫不逊色。

    而宁轻雪显然没有去在意自己的衣着,所以这比较起来,苏静雯显得更加华贵一些。

    “对了,轻雪,你怎么显得如此憔悴?发生什么事情了?”苏静雯想起了刚才要问的话来。而且在她的印象里面,宁轻雪对自己的衣着外表是很在意的,可是眼下的宁轻雪那种随意一眼就可以看出,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宁轻雪摇了摇头,半晌才说道:“没什么,只是想问你一件事情。当初你告诉我,你曾经购买过一个大师的符箓,你会用那个东西吗?”

    苏静雯诧异的看了看宁轻雪,似乎对宁轻雪这样的人还对符箓感兴趣有些好奇。不过她还是回答道:“会用的,我已经用了好几个了,不过我现在知道买符箓给我的人是谁了。”

    “是叶默吗?”宁轻雪忽然站了起来。

    苏静雯更是诧异的看着宁轻雪,“是他,可是轻雪,你怎么知道的?”

    “原来是真的。”宁轻雪喃喃的说了一句,再次坐了下来,她的眼神有些遥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对了,你和叶默在一起,他应该会教你的。”苏静雯有些幽怨的说道,不过很快她就换了一种轻快的语气,“叶默真的不在洛仓吗?”

    宁轻雪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心思一般。

    此时一名身材高挑的青年走进了咖啡店,苏静雯连忙站起来招手说道:“尉争表哥,这边。”

    这青年走过来,立即就看见了皱眉的宁轻雪,他感觉自己的脑子‘轰’的一下。他竟然想起了林黛玉,居然有这种女人。一直以来,他都认为静雯表妹是非常漂亮了,可是他看见宁轻雪的时候才知道,还有人比苏静雯更加漂亮的。

    眼前的女孩秀美微蹙,刘海几根散乱的头发让她更显清纯,鹅蛋脸上居然丝毫化妆的痕迹都没有,她竟然是个素面朝天的美女。只是脸色略显憔悴,衣着看起来也有些随便,这个女孩是谁?

    ……叶默悠悠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都是疼痛无比,他立即就想挣扎着站起来。

    “咔嚓”一声,叶默心里暗叫不好,看来自己还没有落到地上。果然他再次的往下落去,好在他被那棵刚才断裂的树枝挂住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地面。

    “啪”的一声,叶默落在了地面上,地面上厚厚的一层树叶和松软的泥土显得不是很硬,叶默总算是没有再次受伤。

    但是浑身的疼痛立即就让叶默清醒过来,他受得伤有些重了。他下意识的要在自己的戒指里面取出药丸疗伤,可是他的神识刚刚动了一下,就头痛欲裂,甚至立即就要晕过去。吓得叶默赶紧停住了自己的动作,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神识竟然无法使用了,受伤太厉害了吗?叶默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痕,血已经停止流出,只是一阵阵的晕眩传来,他想喝点水。

    叶默坐了下来,想要运转一下真气疗伤,可是他的丹田竟然和神识一样,只要一动就立即剧痛无比。

    到底是怎么回事?叶默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虽然流血很多,但是很多伤口都是自动愈合了,看样子和他平时服用的药材有关系。此时他不但不能动用神识也不能运气疗伤,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在这个悬崖底下,他只有死路一条。

    无法愈合的伤口,除了背部的一道长长的刀痕外,就是腰间的那一刀。也可以说这一刀救了他,虽然他因为这一刀受伤更加的严重,但是如果当时边坡没有对他投掷出这一刀,可能现在他已经摔成肉泥了。

    就是因为这一刀将他带到悬崖的石壁旁边,他一路不断的拉扯可以抓住的东西,这才保住了一命。幸亏这里是神农架,如果是别处的悬崖,光秃秃的一片,他还是送命的份。

    叶默看了看不远处的长刀,伸手拿了过来,用刀撑着站了起来。他打量了这悬崖底一番,四处都是灰蒙蒙的,根本就无法看见边际,也许就在不远的地方,也许在很远的地方。这种灰蒙蒙的一片,叶默无法看的清楚,现在他又没有办法动用神识。

    沉思片刻,叶默还是决定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养好伤再说,如果他的修为完全恢复了,这个地方他还是可以上去的。

    叶默没想到他只是为了一些药材,竟然落到了这个地步,还差点被那个边坡杀了。除了得到边坡的这一把刀,见识了地级高手的真正恐怖之处外,他一无所得。不但如此,还落下了一身的伤痕。

    原来古武修炼到了地级,竟然如此厉害。叶默可以肯定就是自己练气四层,也不敢说就肯定吃定了这个边坡。

    如果这里不是悬崖,他不是借助各种机会算计了一道又一道,拉边坡一起堕崖的话,现在的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难怪这些人不愿意去世俗界,他们竟然可以将古武修炼到这种地步。这还是地级初期,要是地级后期,甚至天级的高手应该是如何的恐怖?

    叶默刚刚站起来,还没有开始动作,一种危险的感觉就传了过来,背后似乎有‘嗤嗤’的声音,叶默想也不想,回头就是一刀。

    “噗”的一声,一条啤酒瓶粗细的大蛇被叶默一下就削去了脑袋,蛇血喷出多高。

    好锋利的刀,叶默看了一下手里的长刀,没有一丝血迹粘在上面,确实是一把好刀。不过叶默转身看见被他砍断的大蛇,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这蛇已经有一丈长短,这么粗的蛇就算是没毒,以他现在的状态被它缠住也是死路一条。

    叶默强忍着腥气,喝了几口蛇血,感觉好了一些。这才拿起长刀小心的探路,这里全是树叶沼泽,现在他身受重伤,一旦陷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叶默移动的很慢,他知道这种常年都没有人迹的崖底,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只要看看环绕崖底的白色雾气就知道,这里很不安全。

    几具动物的枯骨零散的散落在周围,叶默小心的饶了过去。果然叶默刚刚绕过去,枯骨中间一道黑色的影子犹如闪电一般的朝叶默冲了过来,这黑色的影子还没有冲到叶默面前,那股腥气已经难闻之极。

    叶默冷哼一声,就算老子现在已经无法运转真气,但是就凭借体力,也不是你们这种畜生可以欺负的。他手里的刀光一闪,黑影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丢下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和几滴血,转眼就再次钻进了沼泽地消失不见。

    这是一段犹如猫尾巴的东西,叶默用刀挑了一下,却看不出来刚才偷袭他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