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惊悸

第一百九十九章 惊悸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宁轻雪很快就来到了前天和旅游团一起驻扎的地方,明明是一块开阔地,而且又是白天,可是宁轻雪却感到一阵阵的阴寒。

    她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四周沉寂的让她头皮有些发麻。记得前来和旅游团的人在这里驻扎的时候,附近还有些鸟雀的叫声,此时却是可怕的死寂。如果不是因为叶默,无论是因为什么事情,她都绝对不会再来这里第二次。

    她小心的走过驻扎的地方,前面不远处就是天坑,硕大的巨坑依然还在,周围也没有任何痕迹。宁轻雪却突然再次感到了一股阴寒袭来,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抓住她一般。

    宁轻雪吓得动都不敢动,她似乎发现前面已经模糊了起来,看的有些迷蒙了。忽然她那贴近胸口的辟邪符散发出一股暖意,那股暖意瞬间就在她的胸口扩撒开来,很快就消散出去。

    宁轻雪似乎听到了一个尖锐的叫声,就好像那天她和旅游团的人一起听见后面的那种尖叫声一样。然后她就感觉到那股靠近想要抓住她的阴寒消失不见,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也完全消失,刚才还感觉迷迷蒙蒙的环境,似乎一下就开朗了起来。

    “真的有用吗?”宁轻雪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胸口的‘辟邪符’。虽然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但是她隐约的感觉应该和自己胸口的符箓有关系。

    天坑还是那个天坑,环境还是那个环境,只是没有了刚才那种恐怖的惊悸。宁轻雪吸了口气,她准备绕过天坑,继续往前走。

    一只鞋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吓的她打了个激灵,连忙绕开来。那是一只迷彩鞋,难道这就是搜救队中人的?

    宁轻雪不敢再想下去,她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窥视她,可是又顾忌她一般,不敢靠近。应该是胸口的‘辟邪符’吧,想到这里,宁轻雪更是不敢在附近逗留,赶紧绕过天坑,快速的往悬崖方向跑去。

    一口气跑出数里后,宁轻雪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划得不成样子,可是那种若有若无的感觉依然在盯着她。

    宁轻雪霍地转身,她的头皮再次的一阵阵的发麻,有些紧张的盯着不远处的一个地方,她隐隐感觉到那个东西就在那处。那种感觉很是奇怪,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经历过符箓和护身玉珠的事情后,还有刚才的‘辟邪符’发出暖意保护住了她,她已经不再是那种什么都不相信的人了。

    她紧紧的攥住手里的火球符,盯着身后的一处角落扬了扬手中的符箓大声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如果你敢再靠近,我就用火球将你烧光,等会让我老公来将你的神魂都灭掉。”

    宁轻雪虽然大声的这么说出来,也只是为了自己壮胆,她不知道她的感觉是不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她自己吓自己,完全是心理作用。而且她不知道自己的说法是不是可以将这个不明的感觉吓跑,或者安慰一下自己的心理。可是她没有办法为自己壮胆,她只能这样。

    如果是以前,她听见有人这样说话,她肯定以为这人是个疯子。或者以为这人脑子不正常,可是现在她却一点点好笑的念头都没有,她是真的感到了害怕。

    那种阴寒的气息,似乎又盯着宁轻雪好一会,又似乎听见了宁轻雪的话后有些害怕,最后竟然慢慢的消失了。

    这团盯着自己的阴寒一消失,宁轻雪就感觉到了,立即转身就跑。尽管背着一个大包,而且四处都是各种阻拦,可是宁轻雪还是再次一口气跑出数里之外,这才弯下腰大口大口的喘气。

    让她心安的是,那股盯着她的阴寒总算是不见了,而且周围鸟雀的叫声再次恢复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吓自己,或者完全是她的心理作用。不过也有可能这个世界还真的有那种说不清楚的东西,宁轻雪坐下来休息了了一会,这才拿出云南白药,小心的敷在她腿脚和手臂的划痕上面。

    她洁白如雪的肌肤上已经是处处划痕,看起来很是惊心。

    宁轻雪休息了一会,这才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是一处山谷,一条小溪的流水缓缓的从宁轻雪的旁边流过,发出汩汩的响声,听起来很是有些诗情画意。可是宁轻雪却没有半分的这种感觉,她的神经绷得紧紧的,如果不是因为再往前走就可以找到叶默,她说不定都崩溃了。

    喝了一点水,宁轻雪收拾好背包,刚想站起来,一道黑影就冲了过来。速度快的宁轻雪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嘭”的一声,这黑影撞在了宁轻雪身前升起的一团护罩上面,被撞出多远落在小溪里面。不过这团黑影很快就爬了起来,它有些惊恐的看了看宁轻雪,竟然转身就逃。

    如果不是小溪的水花溅的四周的石头都有些潮湿,还让人以为这是错觉。

    宁轻雪此时才反应过来,逃走的黑影有点像野猴一般的动物。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链,果然上面的玉珠再次碎裂了一颗。

    这还没有进入深处,就又碎了一颗玉珠,还有‘辟邪符’不知道能用几次,刚刚已经用了一次了,不过好在‘辟邪符’她也有两块。想到刚才如果不是玉珠和辟邪符,她可能都死了好几次了。

    宁轻雪背后再次出了一身的冷汗,不敢再停留,快速的往悬崖处跑去。此时她心里只是在庆幸,如果不是回宁海询问了苏静雯符箓的用法,她根本就走不到这里。

    ……连续被两次偷袭,叶默更加小心了,他知道这里面危机四伏,随时都有异常发生。他倒不怕袭击就怕被有毒的东西咬了一口,那样的话,没有药物,不能运转真气,他只能是死路一条。还有就是怕被刚才哪种大蛇缠住,一旦被缠住,也只有死路一条。

    一片荆棘林彻底的拦住了叶默的去路,叶默四处看了看,这里能见度太低,他的神识现在还不能用。至于荆棘里面有什么东西,他丝毫都不知道。可是叶默知道如果他不将这挡住去路的荆棘打通的话,他只能后退。

    一旦后退,叶默知道后面和前面一样,也是一些沼泽和烂树叶。不管怎么样,如果不能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恢复伤势,叶默估计自己也是死路一条。

    左右都是一个死字,叶默再无顾忌,手里的长刀毫不犹豫的劈向了前面的荆棘。

    不得不说边坡的这把长刀确实不错,这些看起来很是坚硬的荆棘在叶默的刀下,犹如烂稻草一般毫无抵抗之力。

    叶默将劈开的荆棘小心的挑到两边,形成了一条通道。叶默不知道这片荆棘到底有多大的面积。他足足劈了有半个多小时,才看到对面,对面是一处崖壁,看样子已经到头了。

    不过这崖壁看起来很宽阔,叶默心想如果在这片崖壁上开一个洞,然后用这些荆棘将洞围住,他只要找几天的食物过来,说不定就可以恢复伤势了。

    想到了恢复伤势的办法,尽管叶默已经筋疲力尽,头晕眩的厉害,可是他手里的长刀更是丝毫都不再停顿。

    随着叶默将最后一片荆棘打通的时候,一种“嗡嗡”的声音传来,叶默心里一惊,已经有数十只硕大无比的巨蜂朝他冲了过来。这些巨蜂藏在荆棘当中,如果不去动的话,根本看不见。

    巨蜂一个个都有婴儿的拳头大小,不用看就知道这种巨蜂只要被蜇一下,就是一条命没了。更何况十几个巨蜂冲了过来,叶默心里一紧,手里的长刀就变化成了一片刀影。

    虽然他的刀法不如边坡,但是长刀在手上舞出刀影对他还是没有什么压力的,只是现在他的身体太过虚弱而已。

    数声细不可闻的声音过后,这一片飞向叶默的巨蜂竟然一个都没有跑走,全部被叶默砍杀了。

    叶默咳嗽了几声,下意识的再看了看周围,似乎这里的巨蜂就只有这些。他长舒了口气,摇晃了一下,差点就要摔倒。不过他立即就用长刀撑在地上,止住了继续摇晃的身躯。

    又是一阵腥臭的味道从他的身后传来,叶默立即就知道不好,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最怕的就是被蛇缠住,可是这股腥味到了他的后面他才发现,可见他的灵敏度和行动能力大大的受损了。

    叶默往前冲了一步,想再次拿起刀往后扫去,可是他竟然又是一阵阵的虚弱,手里的刀竟然拿不起来。刚才一通乱扫,已经耗完了他的力气。

    只是片刻的时间,一道冰凉的腥气已经将他缠住,转眼就在他的腰间缠了数道。这蛇竟然不咬他,而是要活活将他勒死。

    叶默感觉到了自己的呼吸一阵阵的窒息,他的头开始急剧的晕眩,可是他知道一旦现在他晕过去,就是必死无疑。

    再次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叶默吐出一口血,强行将手里的长刀反转,使尽全身的力气将长刀往外一崩。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