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二百章 一夜疾奔

第二百章 一夜疾奔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周围的声音丰富起来,虽然还是一个人在丛林之中,宁轻雪竟然没有了当初的害怕。似乎那些鸟雀的叫声比刚才天坑附近的死寂要可爱的太多了。

    因为刚才动物的袭击,宁轻雪休息了一会,不敢再继续停留,而是拿出望远镜站在石头上远处看了看。虽然她已经更加的接近那处悬崖,可是此时反而不如刚进来的时候看的清楚。朦朦胧胧的云雾遮住了一切,似乎很近,又似乎很远。

    宁轻雪不敢停留,已经耽误一天时间了,万一叶默出了什么事情,她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在丛林之中,除了一些比较开阔的地方,大部分地方都是阴森森的。宁轻雪不敢多停留片刻,她怕万一停下来,那个恐怖的东西又追了过来。好在她胸口的‘辟邪符’时不时的会散发出一些暖意,让她对周围那种阴森森的感觉不是太过惊怕。

    在原始丛林中赶路,宁轻雪似乎感觉不到疲倦一般,她不停的埋头疾走。只知道那处悬崖的方向,别的都不去管。她心里也在想,不知道是不是和上次叶默救了她有关系,还是她的精神紧绷了的缘故,她感觉自己的体能似乎好了很多。

    好在宁轻雪一路并没有遇见太高的山峰挡路,虽然运气不错,她在翻过第二座小山峰的时候,还是累得瘫坐了下来。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是破破烂烂了。牛仔裤也被划得不成样子。上衣更是处处破洞。

    宁轻雪这才知道,她准备了很多求生的东西,就是没有准备衣服。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如果天色不黑,宁轻雪一路急赶,还没有察觉什么。可是现在天色一黑,她竟然再次惊慌起来。

    宁轻雪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辟邪符’,两块辟邪符有一块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只剩下区区一个布囊。她立即就知道那个辟邪符应该在不知不觉当中消耗掉了,看样子路上很多奇怪的东西在窥视她,如果不是那辟邪符,她也许又有几次危险了。

    想到这里,宁轻雪再也不敢停留,勉强自己匆匆吃了点干粮,拿出矿灯,冒黑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再次往前跑去。

    连宁轻雪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她才冒黑走了两个小时不到,就再有一道黑影从她的背后扑向她,宁轻雪只知道埋头往前赶路,都不知道她腰间的‘护身符’已经将黑影弹走,也不知道她的背包已经被黑影划破。

    她甚至丝毫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背包越来越轻,只知道往前赶路。她怕自己一旦停下来,就会再次对夜晚丛林当中的各种叫声或者寂静感觉到害怕。

    一夜下来,宁轻雪不知道自己翻阅了多少个小山峰,也不知道自己趟过了几条小溪,甚至不止一次的落在了水里,让她庆幸的是,她始终没有再受到别的东西的袭击。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宁轻雪捋了一下已经散乱的不成样子的头发,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竟然可以连续的走了一夜。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撑着她的精神,也许是害怕一旦停下来,她就会觉得害怕,也许是因为叶默。

    宁轻雪取下背包,她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背着这么重的东西,竟然可以在丛林当中走了一夜没事,也没有再遇见什么天坑。虽然这里还看不见前面自己要去的那处悬崖,但是宁轻雪肯定应该不远了。她也知道,虽然她走了这么久,其实并没有走多远的路,很多时间都是被一些小山峰浪费掉了。

    准备吃点东西的宁轻雪,将背包取下来看了后,立即就大吃一惊。她的背包里面除了一圈绳子外,就只有准备好的聊聊几样攀崖工具。而包底已经破了一个大洞,里面的水和食物,还有准备的药品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大半,只有两瓶水和一包饼干还在,摸摸口袋,手机也不见了。

    呆滞了半晌的宁轻雪总算是回过神来,这个时候让她回去再一样样找回来,她绝对不敢。她不敢再往回走,哪怕回头看看,她也感觉到害怕。

    宁轻雪再次摸了摸胸口的符箓,‘护身符’竟然也消失了,什么时候消失的她都不知道。而剩下来唯一的一张‘辟邪符’也瘪了很多。

    再看看包,宁轻雪就知道,如果不是那一圈绳子挡住,她包里最后攀崖的几样工具都丢失了。

    宁轻雪赶紧将绳子割了一截,将包的开裂处扎住,虽然已经累得爬不起来,可是她再也不敢在原地休息。

    早晨第一缕阳光射进丛林的时候,宁轻雪总算是松了口气。那些让她惊悸的东西完全消失了,至少没有了夜晚的那些莫名其妙的叫声。

    宁轻雪匆匆走到一处高点的地方,刚想拿起望远镜看看还有多远的时候,她竟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山脚了。此时她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真的靠自己的努力,在这个恐怖的原始丛林当中走了一个晚上,来到了这处山崖脚。

    她很清楚的记得这里就是叶默落下去的地方,这处山崖她已经想起了无数遍,绝对不会记错。九死一生她不在意,她害怕的是丛林当中的那些不知名的可怕东西,让她永远也不想再去面对。

    吸了口清晨清新的空气,宁轻雪开始寻找进入崖底的办法,可是她整整找了两个小时,却发现这处悬崖没有任何的入口。想要到崖底,唯一的一条路就是登上悬崖,再从峭壁的一端下去。

    宁轻雪再次回到山脚,好在这处悬崖要上去还不是很难,因为上去的地方坡度很斜。她不知道叶默是不是也从这里上去的,宁轻雪很是想不通叶默为什么会从这里上去,和别人打斗起来。如果不是她亲眼看见,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山坡的地下有几棵野桃,明显的还没有成熟,宁轻雪有些饿,摘了一些洗洗,吃在口中有些苦涩。她从来都没有吃过这种东西,可是为了增加自己的体力,她不得不去吃。又吃了半包饼干,宁轻雪才感觉到恢复了一些。

    感觉恢复了一些的宁轻雪,不敢继续留下来,她知道现在她是一种精神意志在撑着,一旦倒下,她将再也没有办法爬起来继续。此时她已经有些肯定,她的体质明显的比以前更好,能支持到现在,绝对和叶默那晚的治疗有关系。如果没有那次治疗,就算是有精神意志的支撑,也许她也无法来到这里吧。

    虽然这处山峰靠近上山的这边不算是陡峭,但是对宁轻雪来说依然还是艰难无比。她将攀山工具都系在腰间,开始小心的往山上爬去。

    这处山崖的上山处甚至比许多名山的坡度还要缓和一些,可是对宁轻雪来说依然还是有些陡峭。叶默和那两名古武高手,可以轻而易举的就上去,但是宁轻雪却只能一步一步的往上捱。

    从早上七八点开始爬,一直到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宁轻雪才爬上了崖顶。

    入目的景象让宁轻雪差点呕吐出来。两个死人,被人劈成了四半。不过宁轻雪很快就看见了自己在望远镜当中看到的那处地方,她肯定自己没有看错,叶默就是从这里落下去的。

    宁轻雪走到这处悬崖附近,往下看去,一层层的白雾,根本就看不到底。她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从这里落下去,还有命在吗?她的绳子最多只有一百多米,这悬崖一看近千米说不定都有,她怎么下去?

    如果下不去,她来还有什么意义?她有勇气再沿着来路回去?宁轻雪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她竟然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回去的事情。

    要回去吗?如果叶默不在了,她回去忍受什么?宁轻雪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抛了开去。再次看了看那死去的两人,心里竟然没有了当初的那种害怕。

    宁轻雪走到一具尸体面前,捡起了一把短刀。她惊喜的发现,这具尸体旁边竟然还有一个大包,包里面露出来的居然是绳子。

    宁轻雪赶紧将绳子拉出来,这才发现,这绳子竟然是她从来没有看见过的材料制成的。很细,但是她试了试,却坚固无比,比她特意准备的长绳还要坚固一些。而且看那一大圈,说不定近千米都有。

    长绳的一段还有一处坚硬的铁钩,明显的就是为了固定用的。

    宁轻雪舒了口气,如果没有这段长绳,她只能小心的慢慢的爬下这处陡峭的悬崖。可是她根本不用爬,只要看看就知道,她想从这处悬崖下去,和找死没有什么分别。因为这处悬崖太陡峭了,就算是悬崖的壁上到处是凸起的石头和树杈,她也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宁轻雪将长绳小心的固定在一处崖石上面,试了试很牢固后,她才用自己带来的绳子绑住自己的腰,然后再将短绳固定在长绳上面,一旦她脱手,自己的这段绳子就会立即结成死结将她拉住。

    反复确认后,宁轻雪将一些工具和那把短刀挂在腰间,这才缓缓的往崖下滑去。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