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哭出声来

第二百二十五章 哭出声来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唐北薇惊讶的再次抬头看了看叶默,她似乎被叶默这种缓和的语气惊呆了,自从他得知自己是骗了他后,他的语气一直是越来越冰冷,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这种缓和的语气和她说话。她的心底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委屈,越发想哭出声来,可是她知道就算是自己再委屈再流泪,她也不愿意在陌生人面前哭出声来。

    看着唐北薇的眼泪越流越多,叶默皱着眉头,却没有说话,他在等着。虽然他很想现在一走了之,可是唐北薇还没有说出手镯的来历,他不想就这么走了。

    良久,唐北薇才舒缓了一些,低低的说道:“那个手镯是我妈妈病重的时候,留给我的。她说我不是她亲生的女儿,是二十多年前在一个寺庙里面捡回来的。留下这个手镯是因为妈妈说当初送到寺庙当中的孩子是两个,除了我被妈妈领养了外,还有一个小孩被别人领走了。以后就用这个玉镯相认,所以……”

    叶默忽然呆住了,如果唐北薇说的是真的,那么另外一个小孩岂不就是自己?难道自己是从寺庙里面抱回来的?他想起了叶家的DNA检测来,那竟然是真的?他的脸色忽然变得苍白起来,如果这么说唐北薇才是他的妹妹,而叶菱却不是。

    可是他刚才竟然教训的唐北薇吐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他的灵魂已经不是原来的叶默,可是血缘却无法摆脱。

    唐北薇没有抬头看叶默,只是接着说道:“叶默,我虽然想害了你,可是还没来的及。你看不上我,喜欢这个玉镯,你就拿去吧,当做我的补偿。对我来说,除了妈妈,我已经没有亲人,妈妈走了,这个玉镯我也没有要的必要了…”她的声音越说越低,最后终不可闻。

    叶默是第一次后悔自己做的事情和说的话。他修真后,就从来没有因为一件事去后悔过,这一次,他是真的后悔了。因为涉及到叶菱的事情,才让他愤怒,说话变得刻薄起来。就算是因为他自己被唐北薇暗算,他都没有这么愤怒。

    虽然还不能确定唐北薇就是他的妹妹,可是此时叶默已经对自己的粗鲁举动感到了后悔。

    唐北薇低着头暗自伤神了良久,竟然没有发现叶默的任何动静,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叶默,叶默脸色很是苍白,甚至她都可以想象他的脸色和自己的脸色甚至都差不多。

    “叶…”唐北薇甚至忘了自己的处境了,忘了就是眼前这个人刚才对她如何的不客气。

    叶默长长的吁了口气,盯着唐北薇看了许久。唐北薇受不了叶默的眼神,她再次低下了头,不知道叶默要怎么对她,可是她已经不在乎了。

    叶默坐了下来,拿起一件衣服帮唐北薇披上,然后将唐北薇搂了过来靠在身上。唐北薇有些惊慌,叶默怎么了?他似乎有点不大对劲。

    “对不起,北薇,刚才我的话重了些,我向你道歉。”叶默想到唐北薇的不容易,越发觉得自己心里不舒服,他的眼神渐渐的变狠。无论是谁将唐北薇骗来,还如此害她,他都要将这人挫骨扬灰。

    忽然叶默打了个冷战,难道那人知道他和唐北薇是兄妹?如果是这样,这人也太残忍和可怕了。幸亏他叶默有自己的原则,而且心里只有洛影或者加了个宁轻雪,不然,叶默不敢想下去。

    叶默的眼神越来越冷,好恶毒的手段,如果是这样,此人不除,他寝食难安啊。挫骨扬灰也不能解去他叶默的心头只恨,世界上竟然有这种畜生。

    唐北薇正惊诧叶默竟然第二次对她说对不起,如果说第一次是叶默随意而说的话,这一次,唐北薇是真的感受到了叶默的歉意,是真的对她有深深的歉意,而且他一直叫自己唐北薇,现在也改成了北薇。

    她靠在叶默的怀里,竟然有一种不想动的感觉,有一种念头无缘无故的在她心底升起,如果一直有这样一个人护着她就好了,她也不需要四处被欺凌。

    唐北薇胡思乱想当中,竟然感觉到叶默的身体越来越冷,那种发自骨子里的寒冷和杀机,让她打了个冷战,突地离开了叶默。

    看着唐北薇惊恐的看着自己,叶默知道他杀意外泄,他收了杀意,这才拿出一颗药丸对唐北薇说道:“北薇,你先吃了这一颗丹药,我帮你调理一下经脉。”

    唐北薇惊讶的看着手里的药丸,想了想还是吞了下去,却没有问原因,如果叶默要对她怎么样,她认命了。

    叶默拿出银针帮唐北薇将刚才因为伤心郁结的经脉全部打通,再帮她全身的经脉用真元梳理了一遍,两个小时后,他这才满头大汗的拔出了银针。

    唐北薇惊讶的发现她似乎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而且精神也变得饱满起来,甚至刚才郁结在心中的那团闷气也消失不见,甚至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让她浑身舒适无比。

    她看看身上渗出的些许杂质,似乎知道了什么。再看看坐在床边满头大汗,而且脸色苍白的叶默,她有些明白过来。虽然唐北薇不知道叶默对她做过什么,可是她知道叶默肯定是耗费了自己的力气帮她进行什么调养了。

    叶默睁开眼睛对唐北薇说道:“你先去洗个澡,等会我再和你说话。”

    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唐北薇却急急忙忙的去洗澡了。

    叶默这次损耗很大,这种帮人洗髓和调理经脉的事情,叶默从来都没有帮任何人做过,就算是宁轻雪,也是她自己的功劳。这次帮唐北薇这样做,还是第一次,因为他感觉到自己亏欠她的了。

    叶默查看了一下戒指里面只有几十块钱了,看样子今天借钱的事情跑不掉了。他没有问叶菱要钱,他知道叶菱现在没有钱,问她借钱,是难为她。

    唐北薇一把澡整整洗了将近一个小时,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套衣服,只是衬衫依然穿的是叶默的。

    洗完澡的唐北薇,整个人都变得不同了,因为刚才叶默帮她梳理了经脉和洗髓的缘故,一种难以描述的高贵气质出现在她的身上。

    她在镜子里面看见自己的样子时也大吃了一惊,她不知道叶默帮她做了什么,不过她知道叶默肯定是帮她做过很了不起的事情,而且叶默似乎也不是寻常之人。

    叶默看见唐北薇变化的样子,也感觉到了一些满意,除了她的眼神当中依然有一种难以抹去的忧伤外,唐北薇已经截然不同。

    “你要和我说什么?”唐北薇已经恢复了平静,她已经将心底的那种忧伤深深的埋藏起来,她已经决定马上就回到坛都,如果妈妈真的无法治疗,她就将妈妈接回去,然后就一直陪着妈妈。她已经尽力了,与其这样四处受人欺负,还不如回去和妈妈一起走。

    叶默拿出一个手镯说道:“我怀疑我们是兄妹,因为我也有一个这样的手镯。”

    唐北薇忽然有些颤抖起来,她腾地站了起来,从叶默手里夺过手镯,将自己的手镯拿下来一比较,赫然是一对。

    她已经红润的脸色再次变得苍白,她的手在颤抖,甚至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她没想到自己要找的亲人,就是眼前这个折磨她的人。如果说原先不知道叶默的身份,她还可以忍受,可是一旦知道叶默可能是她的哥哥,她甚至忍不住要崩溃。

    她希望有一个爱着她宠着她的哥哥,可是事实放在眼前,她竟然无法接受。

    唐北薇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竟然拿起手里的两个手镯砸向了叶默,然后一声不吭的跑到门口拉开门冲了出去。

    叶默眼里闪过一丝黯然,虽然从灵魂上来说,他和唐北薇的哥哥没有任何的联系,可是血缘这东西却无法割舍。

    叶默追了出去,他知道唐北薇现在心里很难受,也没有刻意去拉住她,也许过了这一阵子,她会好些吧。

    唐北薇脑子一片混沌,叶默竟然是她的哥哥,她宁可自己的哥哥从来都没有找到,也不希望叶默是她的哥哥。

    她竟然差点做出无法原谅的事情,如果不是叶默不在意她的话,后果她自己都不敢想象。

    唐北薇不停的奔跑,她恨叶默,既然有手镯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人不能是她的哥哥,偏偏要是叶默?

    唐北薇不知道疲倦一般的往前跑着,似乎前面有解脱的东西。她的脑子已经一片混沌,没有了任何思想。

    叶默有些担心的在后面跟着她,他知道现在唐北薇需要的是发泄,等她平缓过来,就可以接受了。

    叶默停住了脚步,他看见唐北薇已经上了榆峰大厦的电梯,这是一个玻璃电梯,叶默来的时候,电梯已经上升。

    唐北薇木然的眼神让叶默心里一颤,她上电梯做什么?叶默很快就想到她会不会跳楼,他忽然后悔刚才没有拉住她,而让她自己奔跑了。

    叶默眼里的电梯越来越小,叶默紧张的用神识关注着唐北薇,不过这栋楼还好,最高也没有超过七十米,还在他的神识范围之内。

    叶默盯着唐北薇正想着是不是上去将她带下来的时候,唐北薇竟然打开了最高层的窗子,跳了下来。

    看着跳楼的唐北薇,叶默总算是松了口气,他毫不犹豫的飞身跃起,先用真元气墙延缓了唐北薇的速度,再一把抱住了落下来的唐北薇。在别人反应过来之前,离开了这里。

    唐北薇跳下来的瞬间,就感觉一阵的轻松,都结束了。

    可是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她正被叶默抱在手上,她心里一惊,难道哥哥也跳楼了不成?

    “北薇,你真傻,干嘛要跳楼?如果我不能接住你,我不会原谅自己的。”叶默的语气有些伤感,他不知道是谁对谁错。

    唐北薇终于明白过来,是叶默接住了她,那种郁结的心结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无尽的委屈涌上心头,她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叶默,‘哇’的一下哭出声来。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