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外如是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外如是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蓝芋听了宁轻雪的话,回头有些歉意的对叶默说道:“你和轻雪聊聊吧,不过你不要逼迫她做不想做的事情。我不希望我的女儿被人逼迫,我先出去了。”

    说完蓝芋走出办公室,并且将门关上。她很不想让叶默和宁轻雪单独谈,可是她如果不给女儿这个机会,她心里会很不舒服,会感觉对不起轻雪。

    “轻雪,你丢失的这一年的记忆就是和我在一起的记忆,我想帮你看看是否可以治疗,然后将丢失的记忆恢复过来。”叶默柔声的说道。

    宁轻雪的脸上已经现出了薄怒,她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让她一个人面对叶默,自己和这个纨绔无能的家伙有记忆?他做梦吧。

    “叶默,我知道你被赶出了叶家,心里很难受。不过我明确的告诉你,我爸爸也从燕京宁家分离出来了。所以以后我们没有任何瓜葛,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不要抓住爷爷辈的人一句话不放,这样我觉得很没有意思。”宁轻雪愈发厌恶的说道。

    似乎看见叶默的脸色有些难看,宁轻雪冷哼一声,继续说道:“叶少爷,我和你有记忆?你觉得这可能吗?再说了,就是这一年我和你认识有一些记忆。我不想恢复,可以吗?我想和你没有任何瓜葛,可以吗?”

    叶默的脸色立即变得苍白起来,可是他依然没有去责怪宁轻雪,他知道宁轻雪在一年前对他确实是厌恶透顶,而且看法极差。

    “轻雪,如果你相信我,我帮你治疗一下。如果你记忆恢复了,我想你会明白的。”叶默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

    宁轻雪立即后退说道:“不要过来,过来我立即报警了。还有,你不用帮我治疗,我也不相信你。你叶默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一直很了解,也不需要通过恢复记忆的办法来了解。”

    “轻雪,可是你让我喜欢上你了,你说过等我回来的,为什么要这样?”叶默的脸色愈发苍白难看起来,他没有经历过情事,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爱的人离开他后,心里是这种滋味。

    宁轻雪冷冷的盯着叶默,听他说完后,这才说道:“叶默,别肉麻了,你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现在你走吧,我已经知道失去的一年是和你在一起的,你喜欢我我也知道了,可以了吗?哦,对了,失去的那一年我爱上你了,好吧,我都知道了,现在请你走好吗?”

    “原来失去是这样的。”叶默喃喃自语了一句,身形有些摇晃。

    他有些至性,爱就爱了,恨就恨了,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相爱的人会离他而去。如果说,洛影离开他是误会,可是眼前的宁轻雪,竟然连解释的话都不相信他。甚至连碰都不愿意让自己碰到她。他不想用强,更不想对宁轻雪用强,再说了失去记忆的事情,就是让他治疗,也不一定可以治好。

    他的心里有一种煎熬,让他闷得难耐。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那一股闷气堵在了他的胸口和丹田,他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

    良久,叶默才拿出一颗驻颜丹和几根金针说道:“这颗驻颜丹是我特意给你带过来的,还有,我只想帮你看看你的记忆能不能恢复。”

    宁轻雪脸如寒霜,冷冷说道:“治疗就不用了,还驻颜丹,好吧,我吃了。”

    宁轻雪一把拿起驻颜丹吞了下去,这才说道:“叶默,丹药我已经吃了,你走吧。求求你,以后别用这种花招了。”

    叶默心中闷得愈发厉害,他拿起金针还想说些什么,宁轻雪就立即说道:“收起你的花样,滚。”

    “噗……”叶默终究是没有忍住心中的那种让人发慌的失望和伤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洒在了办公室上面。

    叶默吐完这口郁闷在心里的淤血,整个人竟然轻松起来,他的心境再次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既然不是自己的,又何必去强求。在这一刹那,他豁然开朗,似乎一下就明白了许多,甚至有一种长啸的冲动。

    这是最近长久以来的心结,包括被追杀,还有洛影和北薇的事情,加上这次宁轻雪的事情,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让他有了心结,这一口淤血吐出,他的心结尽去,整个人轻松无比。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这个时候有任何一种增长灵气的灵草,他将可以立即冲出练气三层,晋级四层。

    叶默长吁了一口气,佛语有云:“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那份爱或许可以放在心间,就当成曾经的记忆,不用再翻出来了。

    也许豁然开朗,就是这种样子吧。叶默的心境立即平静下来,他收起金针恢复了原来的冷静。

    宁轻雪看着眼前嫣红的一片血迹,心里竟然有些疼痛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很奇怪,她只能归结为眼前的这个叶默实在是不识好歹。不要说自己曾经声明过和他叶默没有任何关系,就是没有声明过,她宁轻雪也不会嫁给这个纨绔弃少。

    “嘭……”蓝芋推开门,一步就冲了进来。

    她一进来就看见了桌子上的鲜血,蓝芋立即抬头厉声对叶默说道:“叶默,你还有完没完,你给我走,不要站在我宁家的地方。”

    她以为叶默让自己的女儿吐血了,再也无法保持对叶默的冷静。

    “我站的是你宁家的地方?”叶默心里平静下来,语气很平淡,竟然没有过多的愤怒。他没有去怪蓝芋,也没有去怪宁轻雪,她们有她们的生活,自己有自己的生活。

    “不错,你站得地方,还有你马上出去的地方,甚至大门前面那一段路都是我宁家的,我宁家不欢迎你。”蓝芋心急女儿,对叶默再也不会客气。甚至说话都有一种小孩气在里面。

    叶默淡然一笑:“哦,那么外面的空中是不是你家的?既然不是,我就走了。”

    说完叶默再也不想说话,也不等蓝芋回答,他抬起脚一步就跨出窗户,消失在窗外。

    宁轻雪和蓝芋愣神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叶默竟然受不了刺激跳楼了。宁轻雪虽然看不起叶默,可是叶默跳楼却让她担心起来,这是八楼啊,跳下去还有命在吗?她连忙冲到窗户旁边,往下看去,下面杳无踪迹。

    “妈妈,先不要打电话。”蓝芋正在手忙脚乱的要打报警电话,却被宁轻雪劝住。

    “怎么了,轻雪?”蓝芋平静了下来。

    宁轻雪舒了口气,又仔细的看了看楼下,这才说道:“他本事还不错,楼下看不到他的人影,应该是借助空调架子从水管爬下去了,人已经走了。”

    “轻雪,这血不是你吐的?”蓝芋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宁轻雪摇了摇头,“不是,是叶默,我估计他应该受了什么刺激吧,唉,其实他也有些可怜。被叶家抛弃了,却不思进取。”

    “啊……”蓝芋直愣愣的盯着桌上的血迹,宁轻雪不清楚,可是她却再清楚不过了。她忽然感觉,这件事她们母女做的很是不地道。

    良久,蓝芋才叹了口气,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轻雪有自己的生活。叶默也有他的新生活,轻雪是不记得和叶默在一起的日子,才会认为叶默很可怜。其实他叶默在燕京的威风,宁轻雪虽然不知道,但是蓝芋却知道的再清楚不过了。

    “妈,我心口有些疼,我想回去休息几天。”宁轻雪感觉自己的心口一阵阵的疼痛传来,她记得自己以前从来都没有这种病的,可是今天怎么回事?

    蓝芋眼里闪过一丝担忧,很快就回答道:“好吧,让慕枚陪你休息几天,不要担心公司的事情,这里有我和你爸爸。”

    ……

    叶默离开了渝州,虽然心情有些低落,可是他的心境却再次提升。此时的他已经将那些伤感丢下,修炼和长生才是他追求的道路。

    接下来他将去燕京将宋家的事情了结了,马上就去冲击练气四层。等到他晋级练气四层的时候,就是他寻找‘地煞’报仇的时候,也是他组建自己势力的时候。

    他想的很清楚,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身边的人,都必须要一个强大的实力去保障。他要修炼,就需要大量的钱财,他要那些觊觎他的人有所顾忌,也必须有强大的实力来威慑。

    有了钱财,他可以炼制众多的丹药,可以以极快的速度敛财。但是钱财越多,同样就越需要一个强大的实力去保护。

    去燕京之前,叶默经过了一次宁海,他看了看那株‘银心草’,似乎又有了一些生机。许薇没有下班,他也没有等她,许薇做事细心,答应的事情,应该会做的很好,下次他回来后,他不介意送一颗驻颜丹给许薇。

    至于云冰,叶默没有去看她。他原本打算去学校问问施修的,但是施修已经毕业,要去宁大问的话说不定会遇见云冰。因为宁轻雪的事情,叶默心里愈发抗拒和女人单独相处。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