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变故

第三百二十六章 变故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叶默看着后面已经没有写下去的信,叹了口气。难怪聂双双要说她还是处女,那是因为她在自己的眼里看见了对她的厌恶,她说这句话,只是为了证明什么而已。

    也难怪自己当初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她身上有一种阴寒和异性的气息。原来是她养的一个宠物,那个宠物还是专吃人阴魂的。如果她的宠物刚刚吃完男性的阴魂,还没有来得及消化之前,确实是有一种异性的气息。看样子眼见也不一定是真的,当初自己在‘醉眼酒吧’看见聂双双拉开衣裙,原来是放她的宠物出来吸食阴魂而已。

    竟然有可以伪装成和周边环境一样的这种东西,还可以通过吃死人的阴魂晋级。这种东西要是放在修真界,绝对是无数人抢夺的好东西,可是放在地球,这就是一种灾难。

    叶默盯着昏死过去的聂双双,心里激烈的斗争着,要不要救她一命。

    算了吧,反正自己还有三颗‘莲生丹’,看在你冒死要通知我九月观的事情,就喂你一颗,至于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造化了。

    叶默取出一颗‘莲生丹’放到了聂双双的嘴里,丹药立即就化为药液流入聂双双的体内。

    喂了丹药,叶默却不想再耽搁时间,踏上飞剑,犹如流光一般,飞向了淳安,他知道,今晚在淳安将会有一场杀戮。

    ……

    叶默赶到淳安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他总感觉自己有什么东西要抓住,却没有被抓住。就是聂双双的信,似乎在里面有什么他需要的信息,可是他总是无法找到那个信息是什么东西。

    叶默回到住处,这栋楼依然死气沉沉的,没有任何的生机,除了一楼和二楼有一些孤寡老人外,三楼以上犹如死寂了一般。

    因为没有看到落喧,叶默还是想去找找她。没有别的,就是为了那一张金色的纸片,现在他有《伲罗经》下部的纸片,但是上部却没有发现。

    只是在去寻找落喧之前,叶默却还要去霍家一趟,刚才他走到住处,故意速度放慢,但是却没有看见任何人来拦截他。按照斯洪的话,他们应该在淳安伏击自己的,怎么会没有呢?

    叶默来到霍家的时候,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霍家的霍去鸣已经离开,而且霍榷也没有影子。叶默的神识扫了一下霍去鸣的书房,里面很多的书都被搬走了。

    虽然对霍去鸣这个老家伙叶默心里很是不爽,不过却也没有发泄到要杀他家人的地步。再说了,他虽然对自己有杀机,不过还没有动手,不管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既然没有动手,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去计较。逃了就算了,他和霍去鸣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没有必要花时间去追杀他。

    霍去鸣不在,而且自己也没有被伏击,叶默立即就知道他杀了四名地级武者的消息,已经泄露给淳安要伏击他的人知道了。

    对于这些要伏击他的人逃走,叶默倒也不大在意,但是其中有一个合流派的由长老也跑了,让他有些耿耿于怀。毕竟这个由长老是他必杀的人之一,只要是合流派的人,他都想杀。

    但是叶默也知道,想要不让这些人知道消息很难。因为他们是晚上动手,就算是他白天赶到淳安,也没有办法封锁消息。

    没有等到伏击他的隐门古武修者,叶默感觉到有些不大尽意。不过也只能这样算了,他准备等会和落喧见面后,立即就赶往合流派。不能再让合流派的人得到消息,继续撤退了,斩草要除根,这点叶默很明白。

    ‘盈华观’,虽然历史有些久了,不过却很是破落,它坐落在淳安东郊三十里的地方,这就是落喧和叶默约定好的地方。

    只是叶默来的‘盈华观’外围的时候,神识却没有扫到任何人,甚至只是闻到了阵阵的血腥味道。他疾步走了进去,‘盈华观’里面没有人,但是地上却是处处血迹。而且范围还不小,血迹似乎还很新鲜,说明这里不久前这里有过一场杀戮。

    落喧不会有事吧,叶默第一想起落喧的,竟然不是她身上有自己需要的那个金色纸片,而是落喧拍着胸脯说她不怕鬼的样子,还有半夜将桃木剑挂在他屋外的样子。然后他才想起了落喧身上是不是还有一张金色的纸片。

    叶默在‘盈华观’的周围仔细查看了一下,《伲罗经》的外面脚步有些凌乱,从脚步的数量来看,这里来的人并不是很多。似乎只有四五个人左右,叶默再次确认了一下,竟然只有四个人的脚印,如果加上有一对脚印是落喧的话,那么除了落喧来了以外,还有三人来到了这里。

    只是除了‘盈华观’的周围,稍远点的地方却再也看不出来什么痕迹了。那么这‘盈华观’里面的血迹肯定是这四个人中的其中一人或者几人的,叶默的心里忽然有些烦躁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跟踪聂双双的事情,说不定他来的时候,这些事情还没有发生。

    叶默在四周又转了几圈,却在最外围又看见两个人的脚印,看样子除了这四人外,后面又来了人。

    但是后来的人似乎来了就走了,叶默确认除了这些外,没有别的痕迹了,他才有些失望的转了回去。看样子那个金色的纸片和他没有缘分啊,还有落喧是生是死,就看她的造化吧。

    叶默回到住处,那栋楼依然还是死气沉沉,没有任何生机。叶默走到落喧的门口,还是下意识的将神识扫了进去,里面果然是空的,落喧还没有回来。

    回到自己的住处,叶默反手关上门,习惯性用神识在屋子里面扫了一遍。

    咦,落喧正蜷缩在他的床头,犹如一个颤抖的羔羊一般。

    “落喧,你怎么了?”叶默走过去,有些惊诧的盯着落喧问道。

    平时一直连鬼都不怕的落喧,现在看见了叶默,竟然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叶默看了一下落喧,却发现她虽然受伤了,但是似乎并不严重,而且还在好转之中,看样子她自己吃了什么丹药。

    “你先站起来说说是怎么回事?”叶默再次问道。

    落喧抽泣了片刻,站了起来,然后说道:“我在淳安科大找到了《伲罗经》后,等你到八点多的时候,你还没有回来,我就去了‘盈华观’。我去的时候,只有我二师姐落霏在,后来我和二师姐说了一会话后,二师姐说她要去看看大师姐有没有过来,然后就出去了。”

    叶默从戒指里面拿出一瓶水打开递给落喧,落喧也没有在意叶默是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接过来喝了一口继续说道:“过了一会,我大师姐过来了,我就告诉她《伲罗经》我已经找到了,并且将两本《伲罗经》拿出来给大师姐看。大师姐很惊喜,非常的激动。我就问她有没有看见二师姐,她说没有看到。

    我想二师姐刚刚出去,怎么会没有看到呢?正当我想出去看看的时候,却听见‘盈华观’外面有一声惨呼,好像是我二师姐的,我急忙要跑出去。可是大师姐比我还快,她在听到声音的刹那,就已经冲了出去。不过她立即就退回到了‘盈华观’里面,而且她的胸口尽是血迹,大师姐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就被人暗算了……”

    说到这里落喧的眼圈再次的红了起来,并且泪水也止不住的往下落。

    叶默皱起眉头,他感觉这事情有些蹊跷,如果真的有人要暗算落喧的话,那么在她二师姐出去,大师姐还没有来的时候,暗算她岂不是最好?

    “后来我连忙扶住大师姐,想要帮她止住出血,可是大师姐却坚持不住了,大师姐却断断续续的告诉我,让我立即就走。可是我说二师姐还没有来,大师姐只是说走,马上就走。我只好听大师姐的,当我回头准备将放在一边的《伲罗经》带走的时候,我竟然发现《伲罗经》不见了。”落喧抽泣着继续说的。

    叶默拍拍落喧的肩膀说道:“你不用着急,继续说。”

    “嗯。”落喧此时才感觉到了真正的没有依靠,平时一般的事情都是大师姐帮她拿主意,可是现在她却很彷徨。叶默给她的安慰,让她定心了许多。

    点了点头落喧继续说道:“我看见《伲罗经》不见了,心里立即就是一惊,正想回头,可是有人躲在后面对我后背就是一掌,我当场吐出一口鲜血,尽数喷在了大师姐的脸上。大师姐醒来忽然喝了一声,拉住我从《伲罗经》的后面冲了出去。大师姐的速度很快,我好像听见后面又有了许多的吵杂声音,那人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没有追杀过来。大师姐带我跑了几里路后立即就昏倒在地。

    后来我想起了你给我的那个‘莲生丹’,我将丹药拿出来给大师姐吃了,然后我背着大师姐换了个方向继续跑。直到跑出十几里地,我跑不动的时候,我才将大师姐放了下来。”

    叶默点点头,虽然落喧的大师姐听落喧说伤的很重,不过如果吃了他的‘莲生丹’应该不会有事情。于是再问道,“既然你回来了,你的大师姐呢?”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