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三百五十章 那些记忆

第三百五十章 那些记忆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轻雪,其实你去过流蛇一趟,只是听说现在流蛇已经不复以前了,因为‘洛月药业’公司的缘故,现在的流蛇很繁华,而且也很热闹。据说比内地的一些城市还安全,所以不存在那种混乱的情况了。”李慕枚叹了口气说道。

    她感觉宁轻雪越来越美,但是也越来越冷漠,就如同一块冰一般。阿姨说让轻雪不要记忆起以前的事情,不知道这是对还是错。但是她和轻雪接触的时间最多,她感觉轻雪变得太多了,与其这样,还不如让轻雪记忆起原来的事情。

    只是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让轻雪记忆起原来的事情,只能这样潜移默化的偶尔提醒一下。不然被宁轻雪的母亲知道,肯定是非常的不高兴。

    果然宁轻雪又是皱了皱眉头,沉吟了良久才说道:“慕枚,你是说我失去的记忆里面有去流蛇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去哪里?”

    李慕枚点了点头,“是的,轻雪。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去流蛇,但是我想应该和他有关系吧。”

    宁轻雪秀眉再次蹙起,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胸口的项链,这才缓缓的说道:“慕枚,上次洛宏寺的悟光师父说,我可能是临死前有意识的用自己的灵魂裹住了不想丢失的记忆,可是医生的判断却是我恰好丢失了一年的记忆。而我失去的记忆医生判断是和撞击有关系,但是悟光师父的话却有些虚无缥缈,或者说根本就不切实际,所以我才”

    虽然知道宁轻雪的话更符合常规道理一些,但是李慕枚还是想要告诉宁轻雪自己的判断。只是她想到了宁轻雪母亲的话,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她内心深处一样的在彷徨,她不知道帮助宁轻雪回忆起原来的那些事情对不对,宁轻雪两次差点送命确实是和叶默在一起才发生的,所以她不敢说,谁知道这种事情会不会有第三次。

    而且李慕枚也暗自查过宁轻雪在一年里面的行踪,她不但独自去流蛇,还和池婉青一起去过沙漠,甚至还单独去过神农架。虽然她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但是她叶知道宁轻雪去这些地方都和叶默有关系。

    而且神农架当初发生的天坑恐怖事件,似乎也和宁轻雪去的时间有些吻合,她不知道当初轻雪是不是知道这些事情。

    所以只有她知道,宁轻雪失去的记忆不是一年,而是和叶默在一起的记忆全部失去了。这和那个洛宏寺的悟光和尚说的非常吻合,只是悟光师父说要临死前裹住最珍贵的记忆,不是高深的古武修炼者是无法做到的,她也不敢肯定轻雪是否修炼过。

    如果不是在她的记忆里面,宁轻雪从来都没有修炼过什么古武,她真的忍不住要告诉宁轻雪了。况且,就是宁轻雪修炼过古武,按照宁轻雪的年纪,也无法在短短的时间里面修炼成高深的古武手段。

    “慕枚,和洛月药业合作的事情再谈吧,听说洛月的藏总很难说话,拒绝了太多的知名企业,我们飞芋药业估计他们也看不上眼。今天我有些累了,我先回去了,明天再说吧。”说完宁轻雪站了起来,扶了扶胸口,她又感觉自己的心口有些疼痛,只是医院从来都检查不出来任何问题。

    “轻雪,你没事吧?”李慕枚一看宁轻雪的动作,就知道宁轻雪的心口疼又发作了。

    宁轻雪摇了摇头,“我没事。”

    看着宁轻雪和小越一起离开,李慕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她不知道她现在应该怎么做。

    ……

    将一天的工作整理完毕后,李慕枚迈着疲倦的步伐走出贸元大厦。她走进车棚开出自己的那辆甲壳虫,却看见远远的小路边站着一个人。

    是叶默,李慕枚第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人就是叶默,许久不见他似乎消瘦了些。可是现在他站着那个小路的旁边动都不动,犹如一个亘古的雕像一般。他的目光却盯着八楼的一处办公室,李慕枚心里一颤,她知道叶默是来看轻雪的,可是轻雪已经提前下班了。

    他真的变了,和当年那个不学无术的叶家弃少相比,如今的叶默竟然让李慕枚再也不认识,她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将叶默和当年的那个弃少联系在一起。也许从当年静雯的生日宴会遇见叶默的时候,他就变了。

    再想起宁轻雪那冷漠冰冷的容颜,李慕枚再也无法忍住这种知情的煎熬,不行,我要告诉轻雪,我一定要告诉她。如果不告诉她,多少年以后,轻雪也许会恨我一辈子的。

    轻雪肯定是因为太过在意叶默,肯定是因为无法割舍叶默的记忆,肯定是不想忘却叶默,才在临死之前裹住了她的记忆,那是因为她太爱叶默了,却不是因为不在意。悟光师父说的对,肯定是这样,虽然我还不能理解轻雪为什么会古武,但是我可以问叶默。

    想到这里,李慕枚立即打开了车门,她要去找叶默。可是当她再次看向叶默刚才站立的位置,却空空如也,叶默早已不知去向。

    ……

    叶默来到上次跳下来的窗口下方位置,他不用上去,只要在下面用神识扫一下,就知道宁轻雪已经离开,可是他却呆呆的看着上次离开的那个办公室有些发愣。莫说宁轻雪不在办公室,就算是她在办公室又怎么样?难道自己还可以去找她不成?

    缘起时起,缘尽时无。叶默暗自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李慕枚再次寻找叶默的时候,叶默已经离开。虽然叶默已经离开,可是李慕枚已经下定决心要将她知道的全部告诉轻雪,哪怕轻雪不在意那些记忆,哪怕阿姨会责怪她,她也要说。

    下定决心的李慕枚,再也不犹豫,直接开车前往轻雪的住处。

    李慕枚打开宁雪的房门,宁轻雪正站在窗前,手扶着胸口呆呆的盯着远处的如林高楼发愣。李慕枚忽然感觉宁轻雪呆呆的眼神,竟然和叶默如此相像。

    她甚至又想起了当初在燕京她和宁轻雪站在宁氏药业的楼顶,她对宁轻雪说着叶默的事情一般,只是那个时候,她对叶默的厌恶比宁轻雪更甚。可是今天,她忽然感觉场景类似,而她和宁轻雪都不是当初的那种心境了。

    “慕枚,你过来了。”说完宁轻雪才转过身,帮李慕枚倒了一杯水。

    李慕枚犹豫了一会,才咬着嘴唇说道:“轻雪,其实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如果你真的不想知道,我就不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就将我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宁轻雪坐了下来,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才缓缓的说道:“是我和叶默的事情吗?”

    “嗯。”李慕枚点了点头,“虽然你的记忆里面有些厌恶叶默,但是这中间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我,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出来,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在意。”

    宁轻雪沉默了良久,这才说道:“其实我并没有讨厌他,只是我感觉我和他是不可能的,叶默上次来的意思我知道,可是我不会去相信。而且叶默这种人我很了解,我也不会喜欢这种人,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我妈妈却很是讨厌他。上次甚至为了我,妈妈给他跪下了,我不想见到他,也不想去想他。我是我,他是他,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李慕枚盯着宁轻雪看了许久,这才说道:“轻雪,你确认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如果你真的是这样想的,我以后就不会再提起他了,我也会将那些事情全部忘掉。”

    “我……”宁轻雪迟疑了,她的态度再也没有第一次那么坚决,甚至在李慕枚说第二遍的时候,她就动摇了。虽然她肯定自己不会喜欢上叶默这种无一是处的人,但是她却隐约感觉到了她的心口疼和叶默有关系。

    每次别人提起这个名字,或者她偶尔想起这个名字,她都有这种心疼的感觉,甚至她都感觉这串项链也和叶默有关系。因为每次心疼的时候,她用手抚摸项链,那种感觉就会慢慢的消失。就算是刚才,也是这样。

    “轻雪,你刚才没有回头,怎么知道是我来了,而不是阿姨?”李慕枚忽然想到这件事,却没有继续说宁轻雪记忆的事情。

    宁轻雪愣住了,是啊,刚才她似乎直接说慕枚,是真的没有回头。

    “而且你有好多次在办公室里面都没有抬头,就知道进来的是我还是小越,虽然一个人的脚步可以判断,但是有的时候脚步声很轻你也可以判断出来,所以我很怀疑你真的曾经学习过古武。”李慕枚看见宁轻雪诧异的样子,也有些疑惑的说道。

    宁轻雪长长的吁了口气,看着李慕枚说道:“慕枚,你说说我和叶默之间的事情吧,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和他之间会有什么事情……”迟疑了良久,宁轻雪才再次说道:“慕枚,无论如何,今天我们说的话都不要告诉我妈。”

    李慕枚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其实就是你不说,我也不会告诉阿姨。”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