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困境

第三百五十九章 困境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唐连水点头说道:“是的,因为我们的合同才签订,还没有进行公证。所以他们解除起来没有任何的问题。”

    宁轻雪皱着眉头,又似乎自言自语的说道:“‘堤丰制药’已经是短短三个月内第四家和我们解除合同的药业公司了,为什么会这样?”

    “‘堤丰制药’的那个销售经理和我很熟悉,他透露了一些细节,他说‘堤丰制药’也不是心甘情愿的要和我们‘飞芋药业’解除合同,是因为‘远北药业集团’。”唐连水有些无奈的说道。

    ‘远北药业集团?他们是华夏第一药业集团和我们小小的‘飞芋药业’有什么关系?”宁轻雪下意识的问道。

    唐连水叹了口气,他感觉最近这个年轻的总经理再也没有当初的那种雷厉风行,做事总是有些心不在焉,而且还容易忘记事情。

    但是现在宁轻雪问起,他只好回答道:“就是半年前‘远北药业集团’的人要来收购我们‘飞芋药业’,被你二话不说就拒绝了,甚至连条件都没听。后来李总调查后才知道,原来‘远北药业集团’想要垄断渝州的医药,准备收购渝州一家医药公司。

    他们要收购的医药公司并不一定就要是我们的‘飞芋药业’,因为半年前的华夏药业博览会上面,‘远北药业集团’的少董事长远其斌也参加了。他在博览会上面见过你一面,甚至邀请你一起出去吃饭。我估计是因为你的拒绝,才让他准备收购‘飞芋药业’,李总估计他打的是一举两得的主意。”

    宁轻雪脸如寒霜,冷冷的说道:“难道他不知道我已经结婚了不成?为什么慕枚一直没有和我说?”

    “轻雪,其实我担心你想的太多了,就没有告诉你。最近公司的情况雪上加霜,这些事情我本来不想让你知道的。而且你结婚的消息,除了我们几个人知道外,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就算是唐经理也不是很清楚。”李慕枚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唐连水苦笑一下说道:“是的,我确实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不过宁董提过一下,我也不敢猜测。”

    “唐经理,你是来辞职的吗?”李慕枚看着唐连水手里的辞职报告,皱了皱眉头问道。

    唐连水脸上浮现出愧色,有些尴尬的说道:“对不起宁总,李总。我,我是来辞职的。”

    宁轻雪诧异的看了看唐连水,才看到唐连水手里的辞职报告,好久才说道:“好吧,你把辞职报告给我签字,然后去人事处办理一下手续,就说我已经同意了。”

    唐连水更是惭愧的站了起来,弯腰鞠了个躬,什么话都没有说,递上辞职报告。

    直到唐连水走出办公室,李慕枚才叹了口气说道:“轻雪,其实这不能怪他,他妻子在医院里面已经花了不少钱了。我们公司现在情况有些紧张,业务拿不下来,他没有钱给他妻子看病。所以,他才会选择辞职。”

    宁轻雪点了点头,“我知道,只是最近想的事情有些多,很多的事情竟然没有想到。唐经理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但是就说再有能力,如果不能给他一个好的平台,他也没有办法,这事情是我们公司的问题。”

    李慕枚点头说道:“‘远北药业集团’的那个少董事长远其斌是在逼迫那你了,他的做法实在是可恶,真是不要脸之极。而且‘远北药业集团’是华夏第一医药集团,现在还没有人愿意得罪他们。再说了,两天后在燕京举办的‘洛月药业’投标活动,‘远北药业集团’很有可能会占据亚洲的一个名额。所以,别的医药公司就更加不敢得罪他们了。要知道只要和‘洛月药业’连上一点线,哪怕是最下家,也是财源滚滚啊。”

    “他们就肯定可以被‘洛月药业’看中?”宁轻雪皱眉说道。

    李慕枚苦笑了一下,“‘远北药业集团’是亚洲第一大药业公司,而且在全球也是前五的存在。虽然‘洛月药业’的‘美颜丸’利润太过恐怖,但是毕竟产品单一。所以说‘远北药业集团’的实力还远远大于现在的‘洛月药业’,我估计不是他们去找‘洛月药业’,很有可能是‘洛月药业’找他们。两大巨头合作,本来就是双方互利的事情,我想‘洛月药业’肯定不会拒绝。”

    宁轻雪揉了揉额头,她知道李慕枚说的很对,但是她却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止这些事情的发生。

    “慕枚,就是我们的‘飞芋药业’倒闭了,我也不会将这个药业公司出售给他们。”宁轻雪冷冷的说道。

    李慕枚点点头说道:“我知道‘飞芋药业’是阿姨和叔叔的心血所在,出售给‘远北药业集团’我心里也不舒服。只是,如果他们继续打压下去,我们的‘飞芋药业’确实是面临倒闭的危险。”

    宁轻雪点头说道:“不管怎么样,燕京‘洛月药业’的招标大会,我们还是要去一趟的。就算是肯定不行,也要去碰碰运气。‘洛月药业’在亚洲不是同时招标两家吗?我们可以努力,争取和另外一家被‘洛月药业’看中的公司合作。”

    李慕枚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她心里知道宁轻雪说的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低。而且如果‘远北药业集团’放出和‘飞芋药业’不对眼的事情来,估计就算是另外一家药业公司也不会因为‘飞芋药业’去和‘远北药业集团’对着干的。

    要知道‘远北药业集团’在亚洲甚至全球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他们公司生产的‘九心安口服液’享誉全球内外,为公司赚取了大量的利润。

    只是这种话说出来丧气而已,凭白涨了别人的势气,又何必多说。

    “砰砰……”又是几下敲门声音响起,人事部的余经理走了进来,她看见李慕枚和宁轻雪都在,有些担心的说道:“宁总,李总,这两天辞职的人有些多了,宁总,你看我们是不是开一个动员大会?”

    李慕枚却接口说道:“动员大会就不用开了,想辞职的就让他们辞职好了,如果两天后我们公司可以和被‘洛月药业’招标的公司合作,将比任何动员大会都有说服力。”

    看着人事经理出去,李慕枚心里也是无奈。别人是努力的招标成功,但是她们公司却是努力的巴结上招标成功的公司,这差异也太大了点。只是李慕枚的内心深处也知道,她们参加招标完全是陪太子读书。亚洲参加招标的公司没有一千,也有两三百,甚至更多,她们公司只能排在最末尾而已。

    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的是,如果不能在‘洛月药业’的招标活动中争取到一点利益,那么‘飞芋药业’就已经危险了,那么辞职不辞职又有什么区别呢?

    宁轻雪没有说话,看见人事经理出去后,才问道:“慕枚,你刚才去调查的事情怎么样?”

    李慕枚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甚至已经将去调查的事情忘了,她没想到宁轻雪还记得,甚至还主动的提了出来。

    李慕枚点了点头说道:“昨晚‘莺歌世界’确实是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个做期货的老板被人杀了,别的没什么,不过……”

    “不过什么?”宁轻雪连忙问道。

    “不过我看过警方的录像,而且我也拷贝了一份过来,叶默昨晚去‘莺歌酒家’后,似乎要了一杯啤酒,但是没有喝,而且只是坐了一会他就离开了。余下的还赏了几百块钱的小费给一个应待女郎,我还特意去问过那个应待女郎。”李慕枚说道。

    “她说什么?”宁轻雪似乎没有意识到她甚至有些急切了,似乎和以前对叶默有些厌恶的态度不同。

    李慕枚诧异的看了看宁轻雪,还是说道:“他给了钱后,说给他来一杯啤酒,然后不要打搅他,多一句话,他立即就走。但是有一点奇怪的是,他走的时间很巧合。就是‘莺歌世界’里面的霏霏公主回来后,然后那个成总去找霏霏公主,没有过多久,就来了一个英俊的年轻人也上楼去找霏霏公主。就是这个时候,他独自离开了‘莺歌世界’,听说警方对他也有些怀疑,但是找不到他的人了。”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他连楼都没有上去。”宁轻雪不以为然的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李慕枚诧异的眼光。

    “对了,慕枚不要管这事情了,这次去燕京,我们还是要准备一下的,我爸爸明天就会去燕京,我们后天过去。下午去召开一个内部的投标大会,如果不努力我们什么希望都没有,就算是不成,也好让心里安慰一些。”宁轻雪总算是将精力集中到了公司这边。

    李慕枚苦笑一下,这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你要我去管的,我还真的不想去管这个事情。不过她还是感觉到了宁轻雪的不同,确切的说,当她昨天告诉了宁轻雪那些事情后,最主要的是宁轻雪得知已经嫁给叶默后,她的态度似乎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可能宁轻雪自己都没有明白,但是李慕枚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的清清楚楚。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