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各有算计

第四百二十三章 各有算计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流蛇的‘洛月药业’愈加壮大,几乎所有的医药企业都可以分的一杯羹,皆大欢喜。就算不是‘飞芋药业’的下游企业,也会因为下下游企业的关系,得到一些好处。

    除了河封的‘远北药业集团’。

    ‘远北药业集团’这次不但在燕京‘洛月药业’的招标会上竞标失败,而且他们的少董事长远其斌还被‘洛月药业’点名驱逐出去,这已经成了一个笑话,不但是医药界的笑话,就是民间闲谈,也作为一个笑料来说。

    如果这口气‘远北药业集团’可以忍下去,‘远北药业集团’也不是亚洲的第一医药集团了。况且,就算是‘远北药业集团’可以忍下去,他们的少董事长远其斌也忍不下去。

    不过,这已经不用‘远北药业集团’忍下去了,‘洛月药业’已经先发飙了。他们似乎和‘远北药业集团’有很大的仇怨,不但冒天下之不韪将远其斌赶出招标大会,还提出只要和‘远北药业集团’合作的企业,就不被‘洛月药业’接受。

    ‘啪’的一下,远其斌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他‘远北药业集团’还没有下狠手,区区一个暴发户企业‘洛月药业’竟然敢对他们的‘远北药业集团’先进行封锁,还反了天了。

    更让他怒火的是,父亲派去抓宁轻雪的人,竟然运气这么不好,赶上了失踪的飞机。

    “洛月药业,好,好……我得不到那个宁轻雪,就那你郁妙彤来补偿吧,虽然你老了点,不过越老床上的味道就越好……”远其斌语气冰冷,但是额头青筋毕露,显示了他内心的愤怒和焦躁。

    “斌儿,你太急躁了。”一名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语气平静的说道,他的身后还有一个四十来岁的中等身材的汉子。

    远其斌连忙站了起来,“爹,平叔,你们来了。”

    这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就是‘远北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远智容,而平叔是远智容最忠实的手下。因为当年远智容救了必死的车为平,为了报答远智容的救命之恩,车为平等于将自己卖身给了远智容,并且改姓远,成了远为平。

    远智容坐下来淡淡的说道:“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次失败只是运气不好而已,却并非我们的失策。不过‘洛月药业’竟然敢对我们主动出手,这大大出乎我的预料之外。‘洛月药业’区区一个暴发户企业,依靠单一产品‘美颜丸’上来,他们凭什么敢对我们‘远北药业集团’出手?”

    “爹,莫非他们有极强大的后台不成?”远其斌冷静下来,他的烦躁是因为失去了宁轻雪这个女子。

    远智荣摇了摇头说道:“我让为平调查过,他们没有什么强大的政府后台,负责‘洛月药业’的两个老总,一个叫藏家严,是退伍老兵,没有什么花头。只是那个郁妙彤来历有些奇怪,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查出她的跟脚。但是唯一可虑的是,最近燕京叶家的叶菱出现在了流蛇。这个叶菱恐怕和‘洛月药业’的某个高层有些关系,说不定‘飞芋药业’能够中标也和这个叶菱有关系。”

    远其斌愣神的说道:“燕京叶家?他们的人站在‘洛月药业’的背后,岂不是说我们没有机会报复‘洛月药业’了?”

    他想的却是如果燕京叶家护住‘洛月药业’,那么想将郁妙彤丢到床上似乎有些困难。燕京叶家虽然大不如以前,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远智荣摇了摇头说道:“叶菱不足为惧,她应该不是代表的叶家,而是代表着她自己而已。再说了叶家现在都自顾不暇,哪里有能力管到一个不着边际的‘洛月药业’?如果叶家着手药材行业还需要提防一二,但是叶家从来都不涉足医药行业。”

    远其斌点了点头,他明白父亲说的意思,叶家听说内闹,结果在燕京身居高位的叶问启和叶问进被赶出了燕京,而叶问启更是不到半年就一命呜呼。加上叶家的老爷子叶北荣退休,叶家后继无人,只能将区区二十几岁的叶子峰推出来做了叶家的家主。所以叶家虽然还占着华夏五大家族的名头,但是实际上却是日没西山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是远家可以比的。

    “‘洛月药业’竟然犹如小孩过家家一般,书面发表声明,说什么只要和我们‘远北药业集团’合作的企业,都不会被他们考虑合作。哼,暴发户也只有这样,企业竞争是这样就可以赢的吗?”远智容冷哼一声。

    远其斌张了张嘴,他忽然感觉有些汗颜,他也准备发表一个声明的,只要和‘洛月药业’合作的企业,以后永远都不被‘远北药业集团’考虑。现在听父亲一说,才知道这有些像幼儿园的小朋友拌嘴一般的可笑了。

    远智容似乎没有看到儿子的表情一般,继续说道:“斌儿,你也立即发表一个声明,就说只要和‘洛月药业’合作的企业,以后永远都不被‘远北药业集团’考虑。”

    “爹,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和‘洛月药业’一样的幼稚了?你刚才还说……”远其斌下意识的说道,虽然这是他想要说的,但是他感觉自己的父亲说的有些道理,处理事情不应该这么幼稚。

    “幼稚?我就要让他们知道我‘远北药业集团’和他们一样的幼稚,我倒要看看,这个幼稚的对决谁更幼稚。”远德容一声冷笑。

    冷笑完后,远智容继续说道:“为平,你立即炮制出几起吃了‘美颜丸’毁容的案例,同时‘健体丸’吃了后会造成人体功能衰竭的病例也弄几个出来,这些都必须要有专家的证明。我会联系药监局和卫生局,这一棍子我不将他‘洛月药业’打死,我远智容也不用继续做医药生意了。同时我会让记者去为他们‘洛月药业’宣传的。为平,你记住,千万要让苦主自己认为确实是药丸的问题,不要采取收买的手段,但是要暗中纵涌他们去和‘洛月药业’闹。”

    “爹,你是说我们假装和‘洛月药业’做无聊的拌嘴,然后暗地下手?”远其斌露出惊喜的表情,虽然他也想过这么做,但是却感觉很是困难。父亲现在一下将官方和媒体结合起来,然后通过苦主再来踩踏‘洛月药业’,可以说简单的多了。

    忽然远其斌想到了叶家,虽然叶家已经式微,但是毕竟还不是远家可以惹的起的。想到这里,远其斌立即说道:“爸爸,如果叶家……”

    远智容摆摆手打断了远其斌的话,“斌儿你不用担心,只要照我说的去做,不要说叶家不可能为‘洛月药业’出头,就算是他们要出头,也有人对付他叶家。再说叶家的叶子峰现在做事很是保守,这种事情他插手的可能性很小,不过我倒真的希望他们叶家插手。”

    远智容说完冷冷一笑,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表情,让远其斌信心大增,他感觉自己需要和父亲学习的地方还太多了。

    “爸爸,上次你说派人去流蛇,后来……”远其斌想到了上次父亲说的两件事,现在想起来不由的大感老爹深谋远虑。

    远智容大手一挥,“这些由你平叔负责就好,你就不用去管了。哼,占领了别人的地盘,不纳税,不上贡,这很舒服是吗?”

    远其斌不懂他老爹最后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相比‘远北药业集团’的谋划,郁妙彤却显得很是平静。就算是叶默不打电话来,她也准备对付远家的公司了,更别说叶默还打了电话回来。

    所以在叶默打电话来的当天,郁妙彤就召开了公司高层的会议。

    羊九最近立功较多,得以参加了这次的会议,不过他一上来就说了一个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办法,就是他和翰仔一起去将远家父子杀了一了百了。

    说实在的,虽然藏家严等人对羊九的提议很是不耻,但是郁妙彤却真的有些动心了。这样杀了确实是一了百了,她是黑道出身,对这种事情并不在意。可是藏家严却是部队出身,对这种事情有强烈的反对。

    “我最近感觉我们流蛇一下来了众多身份不明的人,似乎都在调查我们公司的机密资料。我认为对付‘远北药业集团’是重要的事情,但是保住我们公司的机密资料也是非常重要。”许平却慎重的说道。

    他现在还没有晋级地级,只是处于玄级中期修为,虽然他还有一颗‘培气丹’但是他知道必须要将玄级修为彻底的巩固才可以晋级。他之所以如此慎重,是因为他发现来流蛇的人当中,有很多的古武修炼者,这些他没有说出来,怕引起大家的恐慌。

    “许二哥也感觉出来了?其实我也早就有所感觉,我觉得我们流蛇需要建立一个机制了,不然这样太混乱了,阿猫阿狗也可以随便的进入流蛇。”郁妙彤皱着眉头说道。

    藏家严叹了口气:“建立一个机制?这只是说说而已,流蛇是三国交界的地方,我们所在的地盘百分之八十属于卢瑟,百分之二十属于越南。我们如果公然在这里建立机制,这等于将这里公然独立了。无论是卢瑟还是越南都不会容忍的,难道我们还能对抗一个国家或者两个国家不成?”

    一直驻留在流蛇的莫海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怕现在就已经引起那两方面的注意了,流蛇原来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现在越来越繁华,我感觉卢瑟国已经在蠢蠢欲动了。只是叶前辈一直没有回来,我多次想提出来,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应付。”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