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四百五十章 一边倒的战役

第四百五十章 一边倒的战役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看着脸涨得通红难看的陆翠洋,郁妙彤冷冷一笑,“回答不出来了吗?我当然知道你回答不出来,因为你只是河封远家花钱叫的一个炮灰而已。还口口声声的关心民生,我看你是关心你有多少钱入账吧。只要有钱给你,我看也没有你干不出来的事情了。”

    “你,血口喷人……我要告你诽谤罪……”陆翠洋气的脸色愈发难看。

    郁妙彤不屑的说道:“至于告我什么罪,你请便。我不但诽谤你了,我还诽谤‘远北药业’,要告状,快点去吧。”

    “郁总,我不想帮谁说话,可是郁总刚才的话直接指向了远家,难道郁总的意思是‘远北药业集团’在对‘洛月药业’陷害?不知道郁总是不是有证据。”一名记者立即就抓住了郁妙彤的话问道。

    郁妙彤淡淡的说道:“我‘洛月药业’说话当然讲究证据,方伟,你立即播放我们手机的视频录像。在座的各位记者,我想大家看了这段录像后,相信每个人心里都会明白,我为什么请大家来这里。”

    河封。

    几乎所有的常委都呆住了,李春生放出来的这段录像太震撼了。‘洛月药业’的产品副作用原来是‘远北药业’炮制的,他们竟然将自己研制的‘融血药剂’偷偷的注射进‘美颜丸’里面。如果只是‘远北药业集团’陷害‘洛月药业’也就罢了,可是他们不但是陷害,还让四人毁容,六人死亡。

    可是这却不是最让所有人震惊的,最让人震惊的是,他们竟然研制出来了‘WQ033’号的病毒药剂,这还是一款传染性的病毒药剂。而‘远北药业集团’竟然想通过这款病毒药剂的克制抗生素,一下名震全球。丧心病狂,太丧心病狂了。震撼,这简直太震撼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昌耀的身上,没想到他竟然是远智容的弟弟,而且没想到他竟然想通过这款病毒药剂要在政路上再进一步。

    “昌耀,你还有什么话说?”钱方翰脸色冰冷的盯着昌耀,甚至连市长的称呼都免去了。声音也再没有了那种慢吞吞的样子,显得干脆果断。

    钱方翰也没有想到,李春生的录像放出来,竟然如此震撼。他虽然也有一些零碎的证据,但是牛正满和昌耀等人一直隐藏的很深,他总是没有拿到可以一针见血的证据。没想到这次上面说李春生有证据,竟然是如此牛的证据。

    “这,这……”昌耀满头大汗,他想说这是诬赖。可是那拍摄下来的画面简直比高清还高清,这怎么可能是诬赖,甚至他的外套都没有换。他还打算接下来提一提封杀‘洛月药业’的事情,可是没有等他提,自己就被干掉了。

    是谁?到底是谁?为什么昨晚的事情,今天上午就出现在了常委会?昌耀几乎都要崩溃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这次是彻底的完了。

    牛正满也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被定格的录像,他的脑海里再没有了当初的冷静。昌耀竟然是远智容的亲兄弟?他脑子里嗡的一下,他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被昌耀算计了。他一脸正气的样子,原来一直拿自己这个高他一头的市长在当炮灰。可笑自己还数次为远家帮忙,甚至在远家的请求下,他还主动拉了昌耀也站在远家的这一边。

    此时牛正满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就是一头猪。

    “昌耀,没想到你竟然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畜生。钱方翰书记,这是我工作的失误,我做自我检讨。我立即打电话让人将昌耀带走,这种人竟然混到了我们队伍中间,我有罪啊……”政法委的计顿立即站起来说道。

    对于计顿的话,在座的倒没有多大的抵触,因为他是河封政法委的书记,同时也是河封警局的局长。这件事说是他工作的失误,也没有说错。

    钱方翰微微一摆手说道:“不用了,外面来人将昌耀带走吧,我们的会议还是要继续。”

    钱方翰的话音刚落,会议室外面就冲进来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没有丝毫犹豫的将已经大汗淋漓的昌耀押走。

    这还不算,这两名武警战士带走昌耀后,会场里面竟然冲进来数十名武警战士,一个个都是荷枪实弹。

    计顿心里一沉,竟然不经过河封的警局,而是武警直接带走了昌耀,他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而且这门外什么时候站了武警战士,他竟然不知道。

    现在这会议室里面这么多的武警战士,这哪里是开常委会议?这简直就是批斗大会啊。

    不但是计顿想到了这点,就是在座所有的常委都想到了这点。河封的天要变了,地震了,这次绝对是大地震。

    钱方翰似乎没有在意大家的反应,而是恢复了慢吞吞的语气说道:“下面我们要说的第二点,就是关于牛正满和计顿贪污受贿的事情,还有牛正满草菅人命,坑害数百村民一案。”

    这果然不是常委会了,已经变成了审案了。

    牛正满忽然感觉浑身发冷,他已经知道不好了,只是没想到这事情来得这么快。而且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钱方翰,我小看你了。

    坑害数百村民一案,牛正满不用想,就知道是‘西童水库’的事情犯了。可是他还可以沉得住气,他在等钱方翰的证据,如果没有证据的话,他一样还有反击的机会。

    牛正满耐得住,可是计顿却耐不住了。他霍地站起来,“老书记,虽然我工作有不到位的地方,可是钱书记你将这贪污受贿的帽子盖下来,我不敢接受。”

    钱方翰淡淡一笑,“帽子不是我盖下来的,是你自己盖下来的。”说完,钱方翰自己将手里的一个存储卡插入卡槽。

    投影面板上面关于计顿的各种贪污违法,还有联合远家进行的一些不法动作,详细的记录下来。里面还包括了牛正满的一些贪污受贿的证据。

    计顿立即犹如放了气的皮球摊了下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钱方翰来河封大半年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了。原来他就是来收集证据的,根本就是要让他们放松警惕。

    看着计顿同样的被带走,牛正满却松了口气。还好就是这些证据,虽然是贪污受贿,可是还不是最严重的结果。

    钱方翰若有意味的看了牛正满一眼,然后说道:“之所以不将你带走,是因为你还有录像没看。李市长,你是不是还有东西要让牛正满这个满腔为民的官员看的?”

    “是的,钱书记。”李春生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他知道到了这里,基本上这已经是一边倒的战役了。

    接下来李春生的录像彻底的让牛正满绝望了,连他在美国拉斯维加斯赌场上的情景都被拍下来了,别说在河封做的一些遮掩工作了。

    当看到远家食物中毒案,还有叶默拍摄下来的地下制药基地,牛正满知道,他完了。

    直到牛正满被带出去,钱方翰才有些伤感的说道:“可惜了我们的一个好县长,苏县长。他想为西童人民做点事情,可是偏偏有牛正满这种蛀虫。这次的事情多亏了李春生市长,如果不是李市长,我想我们没有这么快就查出牛正满的问题。我代表国家和人民感谢李市长的辛苦。”

    李春生连忙站起来说道:“其实,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相比起老书记的工作,我还差得远。”

    钱方翰一摆手说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们要求的是实事求是,我知道李市长手里取得了一些证据,可是我没有想到李市长只是几天时间,就比我大半年的工作还有成效。看来我们是要将这些重要的位置让给可以打拼的年轻人了……”

    说到这里,钱方翰再次伸手拦住了李春生的话,而是直接说道:“这第三件事就是就地免去牛正满、昌耀、和计顿的职务,由李春生市长暂时代理河封市的市长,同时兼任河封市的市委副书记……”

    钱方翰的话还没有落音,立即就响起了一片的掌声。钱方翰的提议,全票通过。李春生的副市长位置是没有坐稳就没了,因为他已经是河封市的代市长了。

    李春生当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市长是怎么来的,他都已经准备认命了,可是叶默的出现只是一夜时间就改变了结果,他甚至自己都不用过来说什么。

    李春生心里暗叹,无论是任何时候,无论是什么地方,永远也不要和叶默去斗,他有一万种办法可以让牛正满完蛋。可是他偏偏选择了最麻烦的一种办法,也只有这种办法才会让他和施修得益最多。李春生当然知道施修才是叶默要帮助的对象,这个道理他当然明白。

    “好,我们政府里面好的官员还是大多数的,现在我已经让武警包围了远家,这个常委会是一个特殊的会议,是河封发展的一个转折点。我们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去看看丧心病狂的远家,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钱方翰站起来,语气很是响亮的说道。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