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为晶石而来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为晶石而来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没有人看见这黑衣男子是用什么招式将郑潮踢下去的,封武更是不敢相信的看着这黑衣男子。他肯定就算是他对郑潮知根知底,也无法这么简单的就将他踢下去。

    叶默皱了一下眉头,他看的很清楚,这黑衣男子的招式很诡异,而且内气也很诡异。他的内气不一定有郑潮深厚,但是这种诡异的打法郑潮明显的不适应。刚才这黑衣男子全身拧成了麻花,时间非常短暂,别人没有注意,但是在叶默的神识下却无所遁形。

    叶默肯定,如果郑潮熟悉对方的招式和打法,胜负就很难预料了。不过如果换成自己,这黑衣男子对自己的威胁远远不如汪冷禅。因为在自己的神识下,这黑衣男子的任何诡异招式都是浮云。根本比不上汪冷禅深厚的内气对自己威胁大。

    但是对别人就不同了,哪怕汪冷禅对手这黑衣男子,在不熟悉的情况下,胜负依然很难预料。除非汪冷禅一上来,就是那种压箱底的杀招。但是那有人一上来就用对自己也有后遗症的压箱底招式的?

    “就这点本事也敢上来献丑。”这黑衣男子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拍了拍手,语气里尽是不屑。

    封武眼神一冷,就算他不是这人的对手,也必须要上。不然他九明书院的面子还往哪里放?

    见封武要来和他比试,这黑衣男子淡淡说道:“既然阁下同意要和我比试,就是说你已经同意了如果输了就要交出晶石了?”

    封武冷声说道:“你的消息很灵通,不过晶石不是我一个人的,想要晶石是绝无可能。”

    如果在郑潮上场之前,封武还没有将这个黑衣男子放在眼里,但是现在郑潮如此简单的就被打下了擂台,他不得不谨慎一些。

    这黑衣男子嘿嘿冷笑一声,“莫非华夏号称古武传承最大的国家,连一个赌注都不敢下?我今天就直说了,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晶石而来。如果不愿意比试也可以,只要你说一句,你们华夏武者不是我的对手就行了。”

    “不要脸的东西,我来试试你,到底有多厉害。”曾震侠霍地站起来,拔出从叶默那里得来的短刀就要上场。

    “哼,本人随时恭候,不过无论是谁上场,我就认为成接受我的挑战了,输了就必须拿出晶石。”这黑衣男子一摆手里的两根铁尺,丝毫不惧怕曾震侠。

    封武一摆手说道:“既然阁下对自己这么有信心,就先让你的弟子上台来吧,我们这边也选一名弟子上台。”

    “好,溪湖,你上来领教一下华夏的天才弟子,到底怎么样一个天才法。”这黑衣男子冷笑一声说道。

    封武拦住了曾震侠,小声说道:“这人有些诡异,刚才他是怎么将郑潮打下去的我们都没有看见。我建议先看看他徒弟的招式,然后我们再出手。”

    曾震侠见封武已经同意了让弟子先比试,他也不能再出尔反尔,只能退了下来。

    叶默却暗自叹道,既然这招式这么诡异,这黑衣男子的徒弟上来,估计赢面占了大部分。别的人也就算了,但是曾震侠有一个亲传弟子在上面万一有个什么问题,自己倒是要帮衬一二。

    想到这里,叶默再次开始制作风刃符箓。

    此时那叫溪湖的弟子走到擂台之上大声说道:“有没有人敢上来一战?”

    他话音刚落,就有一名玄级初期修为的青年跳上了擂台,“一个不敢说来历的缩头乌龟,竟然敢来我华夏挑战,不知死活。”

    这青年也是最后的十二名决赛中的一人,他一上来讥讽了一句,手里的长鞭就带起一阵风啸砸向了那个溪湖。

    溪湖听了这青年的话,脸色立即就变得阴沉无比,同样拿出两根铁尺。此时上台的青年手里的长鞭已经斜着扫过来,如果避不开的话,说不定只是这一下就会被这一鞭扫成两半。

    叶默的神识注意到那叫溪湖的青年却忽地沿着鞭子倒在地上,看起来就好像被鞭子抽倒一般。可是叶默却知道这鞭子绝对没有碰到他,叶默心里暗叹,这拿鞭子的青年坏了。

    果然这拿长鞭的青年还没有来得及大笑出声,脸上就露出惊恐的表情。然后扑通一下栽倒在擂台之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叶默却清楚的看见这叫溪湖的青年,倒在地上后,他的身子似乎变长了许多,甚至犹如水银一般的灵活,然后延伸扭转到拿长鞭武者的背后,一尺直接砸进了他的后心。

    “尉师弟……”擂台下一声悲叫,一名男子跳上台来,拔出长剑就要杀了这个叫溪湖的男子,只是他的长剑还没有刺出,这溪湖就再次消失不见。

    等所有的人看清楚的时候,这跳上擂台的男子已经气绝,他的致命之处是后脑勺的一个大洞。

    太诡异了,没有人看的清楚这个叫溪湖的青年是怎么动手的。就是封武和曾震侠也只是看出来一点点端倪。

    现场沉默下来,这对师徒实在是太诡异了,别人动手至少可以看出招式和动作。可是这师徒两人的招式根本就无法看清楚,而且被杀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最主要的是这师徒两人下手狠毒,丝毫不容情面。

    曾震侠虽然嫉恶如仇,可是他却沉默下来,确实不如别人。封武也沉默下来,就算是愤怒无比的项名王也沉默下来。

    “怎么,只有两个人上来吗?难道华夏武者真的没人敢上了?”黑衣男子站在擂台下面的一方空地上面冷冷的说道。

    “我上去。”一个英俊帅气的年轻人站了起来,脸上尽是怒意。这个年轻人叶默认识,是九明书院的石仲之,是排名第一的种子选手。

    封武冷哼一声,“没有我的命令,九明书院不允许出战。”

    叶默对曾震侠说道:“曾兄,将你的亲传弟子曾希候叫来,我教他一招,然后让他上去好了。”

    曾震侠丝毫没有犹豫的就让人将曾希候叫来,如果是别人说这话,他肯定会认为这是想害了他的弟子。但是叶默不同,他相信叶默,既然叶默说了这个话,他就有把握。

    曾希候本来就跃跃欲试,现在师父让他上去,更是毫不犹豫的就要冲向擂台。不过却被叶默拦住了。

    叶默拿出一叠风刃符交给曾希候说道:“你上台不要和他废话,他的修为没有你深厚,只是仗着一套诡异的身法。你直接将这一叠符箓砸过去,然后说一个‘阵’字就好了。”

    “是,师叔。”曾希候很恭敬的接过叶默交给他的符箓,因为师父的关系,整个‘三十六江’的人对叶默都非常的尊敬。

    叶默这次做的是一组风刃符箓,远不是一个符箓可以比拟的。他对这个心狠手辣的溪湖动了杀机,让曾希候去杀了这家伙是最好不过的。

    曾希候走向擂台,溪湖冷冷的看着他,“不错,有勇气来受死,比懦夫要强一些。华夏总算是有一两个武者。”

    曾希候伸出两根手指在空气中轻轻一捏,就犹如捏死了一个蚂蚁一般的动作。

    看见自己被曾希候轻视,溪湖脸上立即现出一丝戾气,“我先杀了你,看你是不是还敢嚣张。”

    几乎在同一时间,曾希候将手里的组符砸了过去,同时大声喝道,“阵”。

    曾希候只能感觉到无数道刀芒和刀气在他的眼前纵横,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感觉,好厉害的刀气啊。

    “噗……”接连数声,整个擂台之上血箭四射,就连曾希候都愣住了。他知道叶默给他的符箓有用处,因为他见过韩嫣用过。没想到竟然如此厉害,这个叫溪湖的家伙丝毫没有反抗的就被杀了,他不要看溪湖怎么样了,只要看看这溅起的血箭,就知道这人绝对逃不了好。

    血箭过后,曾希候更是几欲作恶,刚才还玉树临风耀武扬威的溪湖,竟然被大卸数块,头手脚全部分离开来。

    曾希候怔怔发呆,他知道这符箓应该有用处,但是从来都想不到这符箓竟然如此凶狠。

    “啊……”在擂台下的那名黑衣男子好一会才醒悟过来,他的心爱弟子竟然被大卸八块了。

    愤怒交加之下,这男子冲上了擂台,举起手里的铁尺就对曾希候砸了下来。只是他砸下后,才发现这一下竟然打空了。他反应了过来,看着将曾希候拉走的叶默,却没有继续冲上去动手。

    叶默冷冷的看着这黑衣男子,“你这几下,就想出来嚣张,还想要晶石,一个倭寇什么时候入了夜郎国的国籍了。”

    这黑衣男子平静了下来,脸色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悲怒。他缓缓的抬起手里的铁尺,语气冰冷无比的说道:“我夭四可郎现在向你挑战,你如果输了我可以不杀你,只要将他交给我就可以。”说完一指曾希候。

    叶默淡淡说道:“你赢了再说吧,光靠嘴巴是赢不了的。”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