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冤家路窄

第四百九十三章 冤家路窄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梅内雪山外围,此时正有一名女子锲而不舍的往雪山之地跋涉着。这女子身穿一套天蓝色的羽绒服,背着一个硕大的登山背包。

    不说这个季节并不是登山的好时候,更让人奇怪的是,这无边的雪山外围此时登山的人只有她一个,她的头发似乎已经被风的有些凌乱。只是她清冷的面孔,却坚毅无比,似乎不登入最高峰博格卡瓦峰,誓不罢休一般。

    不过她也知道,此时她距离博格卡瓦峰相距还很远,此时甚至还在外围的外围。

    如果叶默在这里看见这女子,立即就可以认出来她就是自己救了两次的那名叫映竹的女人,甚至对他还有些敌意。

    虽然对叶默恨之入骨,但是宋映竹依然不得不承认,昨天晚上是叶默救了她。而且她隐约有些感觉,叶默对她也有些不怀好意。

    无论她的感觉是真是假,她当夜就离开的鬼城。她没有回到燕京去,她知道现场燕京可以保护她的师父潭角已经再次闭关了,师叔栾清风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上次走了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况且就是师父不闭关,宋映竹也没有太指望潭角。她感觉自从上次师父从叶家回来后,对她的态度就直线下降,甚至到了一种漠然的地步。她知道,师父肯定是因为叶默,或者是别的原因,再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对她了。以后的路,只能靠她自己了。

    没有了师父的背后支持,此时她身怀‘升玄丹’,自然不敢再回到燕京。别人不懂,可是她宋映竹却很是清楚,那些法律只是针对普通老百姓来的。一旦隐门中的人要对她的‘升玄丹’起意,警察毫无作用。

    不要说隐门中人对她动手了,就算是燕京的权门子弟要对她怎么样,她也没有什么还手之力。人走茶凉,这句话宋映竹此时是深有体会。师父不待见她了,而且宋家也没了,此时她宋映竹就是一个孤魂野鬼。

    她可不相信在燕京有人对她动手的时候,她还能机缘凑巧的遇见叶默,然后再挡去一劫。所以宋映竹连夜离开鬼城却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来到了梅内雪山。

    之所以来到梅内雪山,宋映竹有自己的打算。她知道自己现在修为低下,要杀叶默报仇,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甚至这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叶默是连项名王都不敢挑衅的人,她去找叶默报仇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上次在鬼城的断顶山墓地,她得到了三样东西,一个就是一支玉简,还有一个阴阳鱼法器。除此之外,她还从那两个盗墓贼身上找到了一张地图,这地图一看就是一个墓地。而墓地的位置就是梅内雪山。

    如果在之前,宋映竹对一个墓地的地图是根本就不会在意,更别说因为一个墓地的地图来到梅内雪山了。但是断顶山墓地得到的东西,让她改变了主意。

    那天晚上,她在偷听到了二牙和那个虎子是盗墓贼的时候,还不大在意。可是听说他们盗的袁天罡后人的墓地后,她立即就留心了。袁天罡是唐朝的术士,听说还有道法在身,万一他后人的墓地里面有一些传承,说不定她也可以得到。除此之外,她还听那两个盗墓贼说,那个墓地的主人是一个精通算卦之人。退一步来说,就算是她得不到传承,懂一些算卦,说不定也可以算出自己到底是不是可以报仇雪恨。

    事实证明她果然没错,她得到了一个玉简和一个阴阳鱼法器。那个法器倒也罢了,她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研究出来任何东西。可是那个玉简,她研究了两个小时后,似乎莫名其妙的在玉简里面得到了一些运行内气的诀窍。

    等她专注的时候,那个玉简似乎又变的很是平常。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她按照得到的诀窍修炼了一番,却发现仅仅一夜时间,她的内气修为就更加的深厚了一些。这个发现让宋映竹心里大喜,更是感觉那个玉简不同凡响。但是让她失望的是,当她专注去研究的时候,反而什么所得都没有。

    但是宋映竹明白,那不是她的错觉,如果是错觉,她就不可能得到那种运气诀窍。这也让宋映竹对梅内雪山的古墓更是热切起来,但是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告诉别人的。再加上她要找地方安心突破玄级,她干脆带了东西准备在梅内雪山一边修炼,一边去挖掘那个古墓。

    唯一让她疑惑,或者让她惴惴不安的是,那天她明明在墓地里面昏迷了过去,是谁救的她?甚至还将她带回了住处?宋映竹知道那天在墓地里面,她是受到了严重的惊吓才昏过去的,无论是幻觉还是真实的,她确实看见了鬼魂。可是她在自己的住处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她体内有一种暖洋洋的舒畅感觉,完全不是那种受惊吓的样子。

    这件事一种卡在宋映竹的心头,却没有办法对别人表述。因为她知道现在她真正是孤家寡人一个,宋家的那些草包子弟一个都不能指望。

    澜沧江很美,宋映竹走到这里的时候,甚至忘了自己来的主要目的了。

    她现在停留的地方是澜沧江的一个支流,这支流的河水远远看起来有些暗红色,而且这条支流还有一个名称,叫孔雀河。在孔雀河的转弯处,有一块很大的石头缩在一角,来过孔雀河的人都知道,那个石头叫‘负心石’。

    相传西汉初年,有一个叫孔雀的女子,为人很是玲珑剔透,只是她的父亲姓项,是项羽的后人。刘邦虽然赢了项羽夺了江山,可是对项羽依然心有余悸。所以项羽的后人在他的一道命令之下,被斩尽杀绝。

    孔雀的父亲带着孔雀和她的弟弟隐姓埋名躲到了益州一带,在这里孔雀认识了当地一个叫昉培的男子,并且死心塌地的爱上了这个昉培。因为长时间的接触,昉培从孔雀这里得知了她们家其实就是项氏后代。得到这个消息后,昉培为了前程,他却去官府高密了这件事。结果孔雀的父亲和弟弟都被官府抓走判了个斩立决,昉培举报有功却被提升了一个正式的官职。

    昉培因为也很喜欢孔雀,不想孔雀就这样被杀。所以事前让孔雀在澜沧江边等他,避开了这次抓捕。孔雀一直等在澜沧江边,却等到了昉培来告诉她父亲和弟弟出事的消息。心思玲珑的孔雀,立即就知道这是昉培的告密。可是昉培却是她心爱之人,心如死灰之下,孔雀将昉培推入了澜沧江。

    因为害了自己的父亲和弟弟,又亲手杀了自己的情郎。孔雀跪倒在了江边,不断的哭泣,泪水哭完了哭出来的是血水。最后她的血水化成了澜沧江的一个支流‘孔雀河’,直到现在‘孔雀河’的水还有些暗红色。昉培却缩在孔雀河的一角成了一块‘负心石’。

    ‘孔雀河’尽管是支流,可是河面的水流同样汹涌澎湃,两岸更全是参差不齐的大岩石。远方的景物一眼看去变化多端、奇峰嶙峋。绿水青山相互辉映之下,隐隐传来兽鸣鸟啼,让人不由的醉荡其中,彷如坠入了一副天然的画卷。只是在周围景色的映衬之下,河水确实是有些暗红色。

    此时宋映竹正站在孔雀河的中游,凝视着眼前的‘孔雀河’,她在想,如果自己不是身负深仇,可以和一个心爱的人一起来这里畅游河山,又是多么一件快乐的事情。

    “好漂亮的地方。”宋映竹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放下了背上的背包,她决定今晚就在这河边借宿一晚,明天继续出发。

    虽然是一个人在野外过夜,可是宋映竹相信凭借她黄级巅峰修为,她的安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宋映竹在孔雀河边搭好了一个简易的帐篷,走到河边想要洗洗脸。精神高度紧张了好几天,现在她总算是可以稍稍轻松了一点。

    可是宋映竹走到河边的时候却吓了一跳,刚才她还站在这里什么都没有,现在却突兀的多出来一具尸体,确切的说是一个扑在河边的人。

    这人是活的还是死的?宋映竹将那个扑在河边的男子拖上来后,才发现他身上竟然全是刀剑的伤痕。只是那些伤痕被水已经浸的发白了。

    宋映竹不是普通人,一个人身上受了这么多的刀剑之伤,说不定这个人也是一个古武修炼者。而且受伤这么严重,估计他应该死了吧。想到这里,宋映竹拿起手里的树枝,将扑在地上的男子翻了过来。

    叶默在飞剑上昏迷过去的时候,就知道不好,因为没有真气,他没有任何办法阻拦。当他的飞剑直接栽下澜沧江,被冰冷的江水一浸泡的时候,他短暂的醒了过来。

    叶默没有办法自救,他动都没法动,唯一的办法只能将将呼吸改成内呼吸,可是这也只能让他多坚持几天时间而已。

    他被宋映竹拉起来,并且翻过身来的时候,以他修真者强大的精神气息,却已经暂时醒来。可是他却知道这只是一会时间而已,只要片刻之后,他将再次陷入昏迷。

    “是你?”宋映竹呆呆的看着地上的叶默,她想不到自己想尽一切办法要杀的人竟然落在了她的手里,而且还成了任她鱼肉的存在。

    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必有天意吗?老天将他送到自己的手上,让自己杀了他报仇?宋映竹这一刻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她毫不犹豫的从绑腿的地方拔出了匕首。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