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第一个女人

第四百九十七章 第一个女人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噗……”鲜血犹如突然断了水管冒出来的水线一般洒了下来,几秒钟后,埃克森无头的身躯才倒了下来。

    蒋传武呆呆的看着滚去好远的一颗头颅,他知道那是埃克森的。可是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怎么杀了埃克森的,明明两人相距那么远,他甚至忘了让叶默不要杀他。

    叶默却感觉有些疲倦,他的真气很少,又追了好久的小狐狸,虽然他的神识还在,但是可以用的真气实在是太少了。

    “大哥,那个女人给您先……”蒋传武反应过来,只是他一句求饶的话还没有说完,叶默的飞剑已经穿过他的脖子,再次带起一颗人头。

    在这接近黄昏的雪山脚下,两颗人头渐渐的滚到一起,显得有些诡异。

    叶默有心要发出一个火球,将这两人全部焚烧了,可是他感觉自己的真气实在是不够。

    看见帐篷里面宋映竹已经接近疯狂状态,叶默不敢继续耽误,急忙疾步过去。他跨入帐篷,刚想拿出金针要帮宋映竹试着逼去毒液,可是宋映竹已经扑了上来,紧紧的搂住了叶默,并且开始拉扯叶默的衣服。

    叶默叹了口气,没有将她拉开,只是拿出金针直接刺入宋映竹后背的灵台穴。金针刚刚刺入宋映竹的后背,叶默脸色就一变,他才想起,现在他没有真气,怎么逼毒?

    而宋映竹的样子分明是中了极其厉害的淫毒,只要看看她已经有些泛红的眼睛就知道她绝对支持不了多久了。

    叶默心里暗怒,这两个家伙用的毒也太阴毒了点。虽然他真气没有消失的时候,要去了这些毒倒是没事,可是现在却无论如何不能驱除。

    而且就算是他和宋映竹做了那种事情,也不一定可以完全驱除那种毒。但是如果不做,宋映竹立即就会出问题。不过如果只是剩余一点点毒素,只要她没有被迷失神智,以宋映竹黄级巅峰的修为,完全可以自己驱除出来。

    叶默纠结之间,他的外衣已经被扯去。和宋映竹不同的是,叶默身上的衣服很单薄,只是一件衬衫而已。

    现在他的衬衫被宋映竹扯去,宋映竹滚烫的身体贴了上了,从未接近过女色的叶默心里顿时一阵的火热起来。他有很多的清心法决,可是这些都是配合真气才可以使用的。现在真气枯寂的叶默,哪里可以忍受的住宋映竹的这种火热攻势。

    虽然叶默还有能力将宋映竹推开,可是现在的宋映竹如果没有他确实是危险了,还有就是他的内心深处已经被宋映竹挑的非常的火热,根本不愿意去推开宋映竹,甚至将自己已经插入的金针也拔了出来。

    叶默感觉有些对不起宁轻雪和洛影,可是他只能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宋映竹救过他一次。明知道这是一个借口,可是他还是拿出了这个借口来安慰自己。

    “轰”当宋映竹的小手抓住他的火热时,叶默再也想不到别的,他同样被宋映竹深深的淹没。

    再也顾不得别的,叶默伸手将柔软娇弱的宋映竹完全搂住了,两个新手,可是不需要别人去教,那有一种本能。

    尽管没有用手去触碰,但是叶默已经感觉到了一种泥泞不堪。当他被那温暖火热包围的时候,他嗓子里面发出野兽一般的吼叫,甚至短暂的迷失了自己。

    宋映竹笨拙的顶上去的时候,一阵疼痛让她短暂的清醒了过来,她是第一次,那种疼痛不单单是上的疼痛,更是一种精神上的煎熬。

    短暂清醒过来的宋映竹看了一眼叶默,眼里忽然流出了泪水,她想要努力控制自己的想法,可是那种短暂的清醒再次被一种淹没。她忘记了一切,变成了一艘在狂风巨浪的大海里颠簸的小小帆船,有些生涩,有些迷茫。

    叶默抱起宋映竹,就算是第一次被这个女人拿走了,他也不愿意被动的被一个女人做了。他开始主动起来,甚至将宋映竹放在了地上的衣服之上。在宋映竹笨拙的迎合之下,他忘记了身下的女人是谁。

    总有离去的时候,当宋映竹感觉到一团滚烫的时候,她睁开了眼睛。叶默停止了动作,看着盯着他的宋映竹。叶默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难受,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动也不敢再动。

    宋映竹的脸色很木然,她的眼光显得有些呆滞。可是她动也没动,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两人还在一起。

    叶默看见宋映竹的脸色,心里有些慌张,他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这是第一次,他想过无数次第一次,他想过和洛影在一起,想过和宁轻雪在一起,甚至想过两人同时在一起。可是他唯独没有想过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甚至还是和一个仇人家的女人在一起。

    叶默一样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两个人就这样整整看了几十秒的时间。

    宋映竹的眼神似乎有了一些雾气,两行泪水再次沿着她的眼角滑落下来,无声无息,却似乎永不停止一般。

    她伸手推开了叶默,可是叶默却感觉到她的手有些颤抖,不,是非常的颤抖。叶默找不到应该说的话去安慰宋映竹,该说什么?我这是为了救你?可是既然是救她,为什么要主动?

    宋映竹挣扎着爬了起来,从自己包里拿出一条毛巾擦了擦腿上的血迹,然后缓缓的穿起自己的衣服,收拾起自己的东西,背上她的那个硕大的背包,踉跄着走了出去,甚至连她的帐篷也没有要了。

    从开始到最后,她没有和叶默说一句话,叶默也不知道应该和她说什么。直到宋映竹走了出去,叶默才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起来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赶紧将宋映竹的帐篷收了,追了上去。

    虽然对宋映竹没有什么印象也没有什么想法,甚至她还是自己的仇人,可是这个女人毕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叶默是一个性情中人,哪怕知道这事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可是他还是没有任何办法做到熟视无睹。

    “你不要过来……”宋映竹回头盯着叶默的眼神甚至有些疯狂,她的叫喊甚至有些撕裂。叶默相信如果他过去的话,说不定宋映竹会不计一切的和他拼命。

    尽管叶默知道自己现在有了飞剑,哪怕真气只有那么一丝丝,宋映竹想要杀他也是不可能。可是他却不想对一个刚刚和他上过床的女人动手,他做不到。就算这个女人是他的仇人,他同样做不到。

    叶默和宋映竹相处时间不长,见过几次面而已。但是他却知道宋映竹是一个恩怨分明的女人,不是那种疯狂到极点的人。从她一心一意要杀叶默就可以看出来,她甚至可以放弃一次杀叶默的机会,只是因为叶默救了她一次。她没有去燕京去找叶家其余的人报复,同样也没有去流蛇打击叶默的产业。她只是想杀了叶默而已,或者说在她的心里冤有头债有主。

    叶默心里暗叹,将手里的帐篷丢了过去,“这是你的东西。”

    宋映竹默默的拿起自己的帐篷,眼神里面的疯狂渐渐变得低落,再次转身慢慢的离去。

    夜色已经弥漫下来,虽然月亮还没有挂出来,但是月光反射在雪山之上,带起一圈圈淡淡的柔和白光,让此时的雪山脚下显得宁静和安逸。

    宋映竹的身影却慢慢的消失在叶默的视线当中,没入了雪山的深处。叶默站在原地久久的没有移动一步,他的心里有了一丝淡淡的惆怅,竟然无法说的清楚。

    月亮终于爬了上来,雪山深处的峡谷里面显得更加明亮了,可是叶默却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和宋映竹经历了那种事情后,他感觉自己的心态有了些许的变化。

    来到这里后,他杀了许多人。但是每一个人都该死吗?叶默细数过来,他杀的那些人确实该死。可是当初断拳堂的堂主被他杀了后,他又让张之汇去断拳堂灭门,最后还断送了张之汇的性命。

    几天前,他一颗炸弹灭了整个葫芦谷,葫芦谷的项名王和任平川是他想杀的人,可是其余的人呢?难道每一个都是该死的?

    自己的心变软了?叶默皱了皱眉头,在修真界实力为尊,在这里同样实力为尊。如果他没有本事,他早就被人连骨头都吞了。

    宋家他杀的没错,宋家的人想要杀他,他为什么不能杀?断拳堂灭了没错,断拳堂对他先动手了,如果他不灭掉,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或者是对他身边的人不负责任。葫芦谷灭掉更没错,难道说他没有办法行动的时候,葫芦谷的弟子会饶了他叶默?

    自己怎么能因为如此的一件事动了自己的本心?修真本来就是为了追求逆天大道。如果不坚定自己的本心,怎么去通天?更何况在这资源贫瘠的地方?

    想通了这些,叶默豁然开朗,对因为宋映竹的那丝心情消失的无影无踪。站在这峡谷之处,叶默一声长啸,他感觉自己的伤势再次好了几分。他有把握一旦自己的伤势痊愈,他的境界将再次上升一步。

    宋映竹听到了叶默的长啸,身体顿滞了一下,她停了下来,一直到叶默的啸声过去,这才再次缓缓离去。

    一只雪白的小狐狸躲在峡谷的一角,听到叶默的长啸竟然小心翼翼的探出身来,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不远处的叶默。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