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五百九十四章 遗嘱案

第五百九十四章 遗嘱案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九塘市是河东省最大的一个城市,甚至比省会城市河封还要大。

    叶默将苏静雯和唐北薇送回宁海后,就直接来到了九塘。他答应易久河帮这个忙的,当然不能失信。虽然他很忙,但是对易久河当初的爽快还是很欣赏的。有钱的人很多,却并不是每一个有钱的人都很大方。

    当初易久河购买他的挂坠,却并不知道挂坠的真正价值。他之所以接连购买了三个,一方面当然是对女儿的慈爱,另外一方面,未尝就没有帮助叶默一次的想法,要知道当初叶默看起来可是很落魄。

    而现在他顺便去带个信给易久河的家人,也只是顺便为之,以他的速度甚至连半天时间都不会耽搁。

    对于去燕京的事情,叶默给韩在辛打了个电话,知道是因为寻找《空葵设计图》的事情后,叶默没有一丁点的兴趣。不等韩在辛再劝,他就直接说没有时间,将电话收进了戒指。

    叶默来找易久河的家人,但是他却不知道易久河家在哪里,只能在路边随便拉了一个人询问‘久河集团’的位置。

    好在‘久河集团’很好问,作为九塘市最大的几家企业之一,没有人不知道‘久河集团’的。叶默随便找了个人,就问到了‘久河集团’在哪里。

    不过那位被问的人却笑着补充了一句,“今天‘久河集团’的遗嘱案已经是第三次开庭了,你现在去‘久河集团’也找不到什么负责人。”

    “什么‘久河集团’的遗嘱案?”叶默奇怪的问了一下。

    那人听了叶默的问话,立即恍然的说道:“兄弟肯定是外地来的吧,‘久河集团’的遗嘱案,现在整个九塘无人不知啊。‘久河集团’的老总易久河失踪,后来有人发现了他的遗物。因为易久河死了,他的遗产产生了争议,今天已经是第三次开庭了。”

    叶默奇怪的问道:“易久河有妻子有女儿,他的遗产怎么会产生争议?”

    “是啊,可是他还有两个哥哥,他父亲还在世。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还有一封遗书,遗书里面的遗产分配有些诡异啊。呵呵,这不是我们能知道的,我也只是道听途说。”这人说到这里,看见自己等的车已经来了,连忙上车离开。

    叶默心里一动,他没有想到易久河的遗产还真的产生纠纷了。看样子易久河自己应该猜测到这件事了,只是他还没有来的及处理就出事了。还有就是他的死也很蹊跷啊,像他这种人,怎么会被两个打劫的干掉的?因为易久河很多的信息都没有来得及透露,所以叶默也只是猜测。

    刚走到法院门口的叶默忽然停了下来,他想起了一件事。就是昨晚那两个抢劫的男女,他们能杀了易久河这种人,说明他们很不简单,不简单的两个家伙,怎么会让魏永乾逃走的?

    既然他们认定了魏永乾是一个肥羊,那么肯定就不会让魏永乾离开他们的视线。以他们老道的经验,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况且那个山神庙这么破旧,他们怎么就肯定魏永乾会在那个山神庙住一晚上?

    这就是说他们绝对有一个人一直在山下盯着的,直到晚上两人都没有发现魏永乾离开,他们才准备上山动手的。可是既然这样,魏永乾和那个道姑又是怎么离开的?

    这里面绝对有问题,那一对男女当时精虫上脑,只知道干那个事情,也没有去怀疑魏永乾是怎么离开的。说不定他们以为魏永乾发现了两人,然后偷偷在他们不注意的情况下离开的。

    但是叶默去过那个地方,他知道魏永乾和那个道姑要离开,就能必须从上来的那条小路走出去,不会从别的地方走。而且他还忽视了另外一个地方,就是唐北薇说在山神庙前转了一晚上,可是当时他并没有发现阵的痕迹。或者说当时他还没有来得及在意。

    不行,必须要再回去看一趟,因为这事情涉及到一页金纸。

    叶默想到这里,再没有心思去法院,易久河的事情找一个人帮忙就可以了。但是那个道姑和金页的事情,必须他自己去。

    刚想离开的叶默却发现法院的大门已经打开,里面的人陆陆续续的出来。

    叶默一眼就看见了易久河的两个女儿,她们扶着一个神情很是憔悴的中年妇女。估计那个中年妇女就是易久河的妻子了,除了这三人外,她们旁边还有两名中年男子,一人长得有些像易久河的妻子,另外一人戴着眼镜,叶默估计不是律师就是法院里面的工作人员。

    既然看见了,就去打个招呼吧。叶默相信易久河这点事情,他随便托一个人就可以帮到,没有必要自己来消耗时间。

    “你是那个卖法器给我们的老板……”年纪稍大一点的女孩看见了走过来的叶默,立即惊喜的问道。

    叶默微微一笑,点头说道:“你好,我就是上次卖法器给你们的人,也是你父亲易久河的朋友。我叫叶默,这次路过九塘市,顺便来看看。”

    “我爸爸已经去世了……”那个说话的女孩眼圈一红。

    叶默点点头说道:“我已经听说了,你们放心,这件事我会帮你们处理的。”

    “哼,你会处理?说的和唱的一样好听。”那名戴着眼镜的男子冷哼了一声,明显的对叶默的话很不满意。

    叶默打量了一下这戴着眼镜的男子,心里很是奇怪,就算是自己不能处理。就凭他是易久河的朋友,也不能用这种语气说话吧,这家伙是谁啊。

    “妍妍,他是……”那中年妇女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叶默,然后又看着自己的大女儿问道。

    “妈,当初我和姐姐还有爸爸三个人一起去洛仓法器交流会,在那里面遇见的那个卖给我们挂坠的老板就是他。”另外一名女孩却主动出声说道。

    说完,那个女孩还上前和叶默打了个招呼。

    叶默此时已经发现那名中年妇女胸口戴着一个挂坠,心里明白原来易久河将自己的挂坠给了他的妻子。这是一个顾家的男人啊,叶默心里暗自想道。

    “你好,久河他……”这中年妇女只是说了一句话,就没有办法说下去了。

    “弟妹,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东西,易家的财产你一定要让他姓鲁,我们已经说了你和两个侄女以后会衣食无忧,可是你竟然不顾亲情,将我们告到法院。结果又怎么样?你以为久河会和你一样,不知道自己姓易……”一名中年男子跟着几名法官走了过来,看见了这中年妇女,很是不满意的说了一句。

    “你不要脸……”妍妍本来打算和叶默说话的,可是看见这名男子,立即脸色一变,马上愤怒的说道。

    那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没大没小,如果不是顾念久河,我早就将你们三人赶出九塘市了。还想争夺易家的财产,混蛋……”

    “姐,不要说了……”年纪小的的女孩连忙拉住了妍妍。

    “怎么,久河的财产被别人霸占了?”叶默皱着眉头问了一句,心想,看样子官司快结束了啊。似乎易久河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并没有占到好处。

    易久河的妻子叹了口气,底下头没有说话。倒是跟在她身后的另外一名中年男子说道:“虽然还没有宣判,可是结果应该没有什么意外了。久河的财产,小蝶和妍妍一点都拿不到,哎……”

    “久河说他有一份遗嘱的,你们知道吗?”叶默奇怪的问道,心里却有些愤怒了。不要说有遗嘱,就算是没有遗嘱,易久河的遗产也不会对自己的妻子女儿一点也拿不到吧。

    “君山叔叔上个星期也去世了,他手里的遗嘱是,是……”妍妍的妹妹小蝶说了两个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几人,终究没有敢说那个遗嘱是假的。

    “真是够黑暗的,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叶默摇了摇头,自己的洛月坚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出现,江君山的去世绝对和这个遗产案件有关系。

    “你是谁啊,这里没有你的事情,快点滚出九塘。”被妍妍骂了不要脸的中年人听了叶默的话,顿时脸色一沉,冷声对叶默说道。说完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妍妍,眼里的冷厉一闪而过。

    易久河的妻子连忙拦住叶默说道:“你既然是久河的朋友,我们回去再说吧。走吧,小蝶,妍妍……”

    “哼,不守妇道……”那名中年男子再次冷哼说道。

    叶默早就烦他一直唧唧歪歪,抬脚就是一脚,将这个男子踢出数米远,撞在水泥台阶上面,这男子顿时头破血流。

    看见这一幕,周围的人顿时愣住了,这年轻人竟然敢在法院门口行凶。

    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马上就围了上来。

    “陈院长,鲁玲竟然敢叫人在法院打人……”准备围上来对叶默动手的人被另外一名男子拦住了。他不但拦住了这些要对叶默动手的人,也拦住了准备扶起地上被叶默踢倒的中年男子。因为他已经看见了法院的院长正好出来,此时正好是借机说话的时候。

    看见陈院长出来,叫小蝶的女孩连忙走到叶默身边,小声的说道:“叶大哥,你赶紧走吧,要是被这些人抓住,你就坐牢坐定了。那个被你踢倒的是我二伯易驻,刚才叫院长的是我大伯易齐海。那个院长和他们是穿一条裤子的,我爸爸的遗嘱明明是假造的,他们一定要说是真的。”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