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好暴力

第五百九十五章 好暴力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0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怎么回事……”被易齐海叫着陈院长的男子夹着一个公文包走了过来,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易驻问道。

    只是他才说了半句,就立即顿住了。他张大了嘴巴,甚至连手里的包落在地上都没有发现。

    “陈院长,我弟弟在法院门口被人殴打,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如果打人者不能受到……”易齐海也停住了自己的话,他同样发愣的看着这个刚才还挺胸阔步的陈院长。

    陈院长根本就没有看见自己掉在地上的包,他急急忙忙跑到叶默面前,弯着腰小心的说道:“默少,没想到您竟然来到九塘市了,真是……”

    “你是谁?”叶默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问道,他见过这个家伙,当初帮施修的时候,吴泽在‘梧桐会馆’请客。这个家伙是吴泽的朋友,应该是燕京的一个官,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外放到九塘市中级法院当院长了。

    这男子连忙小心的说道:“默少,我是吴泽的朋友啊,我叫陈昌辉,现在调到九塘市中级人民法院当院长。当初在‘梧桐会馆’很荣幸的和默少在一起吃过饭……”

    叶默点了点头,“这么说来易久河遗嘱案子是你负责的?”

    “是,是,我知道这个案子,负责的是另外一名法官……”陈昌辉连忙小心的说道,他心里暗道不好,没想到易久河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后台。这个案子的情况,他太熟悉了,自己说起来还是中间的帮凶。

    “这么说,你知道这案子是被人动了手脚,易久河的遗嘱被人修改过了?”叶默的话让周围的人心惊胆战,那里有这样问一个院长的。就是要问,也要在没有人的地方问吧。

    “这……这……”陈昌辉额头冷汗直冒,他知道只要他一回答是,他这一辈子就完了。如果他说假话回答不是,那么落在叶默的手里,他马上就完了。

    “三秒种不回答,你就不用回答了。”叶默冰冷的声音传来。

    陈昌辉心里一横,他知道自己回答了最多是丢了职而已,相比起自己的小命,他没有这个胆子说假话。丘家牛逼吧,可是在眼前这个默少手里,家主丘中行亲自上门道歉,这还是叶默打了丘家人的情况下。李家的李秋阳在燕京一句话可以动一个厅长,可是在默少的后面,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而宋家,早已消失在燕京的长河里面,自己如果不想死,就要实话实说。

    “是,是,那个遗嘱是假的。易齐海伙同他人陷害鲁玲和她的女儿,捏造假遗嘱……”陈昌辉知道任何花招在这个默少面前都不要玩。

    “混蛋,知道是假的,还敢徇私枉法……啪……”叶默再次一个耳光过去,陈昌辉被打的就地旋转了两个圈,这才倒退数米扑在易驻的身上。

    周围的人都发懵了,这个被陈昌辉院长叫着默少的人是谁啊,这么牛逼。在法院门口打人,这个院长上前询问,他将院长也打出多远。

    别人虽然没有听到叶默的话,可是易齐海和鲁玲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法院院长在叶默面前连说谎都不敢,竟然实事求是的说了,说的还是给自己头上倒屎盆子的话。

    易齐海忽然感觉有些发冷,他已经明白这个默少绝对不寻常。这个案子,如果不搞定这个默少,很有可能功亏一篑。现在不知道眼前的这个默少是何许人也,他必须不能让他站在鲁玲这一边。至少现在要稳住他,然后弄清楚情况再反击。一个可以当众打陈昌辉耳光的人,来历绝对不小。

    想到这里易齐海立即走到叶默面前,抽出一根香烟,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叶默一脚踹出多远,跌倒在了一边。他那支香烟还没有来得及递出去。

    好暴力,周围的人看见这一幕,已经知道这个年轻人来历不一般,好像还是帮原告方的。

    更让人惊讶的是被叶默打了一个耳光的陈昌辉院长,他爬起来后,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又跑到叶默面前,低着头一副等着再被打的贱样。

    原本看见叶默打院长的两名警察,发现陈昌辉院长再次来到叶默的面前,顿时收住了要去抓叶默的脚步。

    “默少,您尽管吩咐……”陈昌辉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一些,他很是恨自己在这个案子开庭之前,竟然没有做详细调查。没想到易久河还有默少这样一个朋友。如果知道在九塘有这种事情,他宁可不要外放升官,宁可还是窝在燕京当一个正处级干部。

    “这个案子重新审理,将那些作假的人全部丢到牢里去。我没有时间留在九塘,但是我会回来看看的,如果我回来后,你做的我不满意,别怪我不客气了。”叶默冷冷的说道。

    陈昌辉暗自松了口气,他连忙说道,“是,是我一定将这个案子办好,一定公平审理……”

    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陈昌辉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鲁玲的两个女儿和那两名中年男子,已经彻底的呆滞了,见过猛的,但是叶默这么猛的他们还真的没有见过。

    易久河的妻子鲁玲已经反应过来,她明白了自己丈夫的这个朋友很不简单,说不定他真的可以将这个案子翻了。她心里激动的有些颤抖,这还是她丈夫死后,她第一次这么激动。自从丈夫死后,她们三人就是被易家踢皮球的存在,就是想将三人踢出九塘,最好是一分钱都不给。

    她也看见了陈昌辉的犹豫,这个案子经历了这么久时间,再加上她生活在九塘市,稍稍一想,立即就明白了陈昌辉为什么犹豫。

    鲁玲也走了过来,激动颤抖的小声说道:“久河二嫂的父亲是九塘市的政法委书记,我想……”

    叶默一听就明白过来,陈昌辉犹豫是因为怕自己搞不过那个政法委,他毕竟才调过来没有多久。而且自己还说要走,如果他不走的话陈昌辉肯定不会在乎翻案,可是他一走的话,陈昌辉怕他独自一人搞不定这件事,可是他又不敢在叶默面前说出来。

    “我找个人来帮忙。”叶默又拿出电话,想了想给李春生打了个电话,他认识的官员本来就不多。李春生倒也算是认识,而且来春生还在河东省的省会城市河封,来九塘帮忙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李春生最近春风得意,他原来凭借自己的能力升官已经算是快的了。可是因为没有后台,所以很多政绩要分一部分给别人。直到他认识叶默后,加上李家的帮忙,他又在河封做了一件大事情。现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又升了。

    现在的李春生已经是河封市的市委书记,河东省委常委,河东省政法委副书记。这个信号已经表明,他的下一个位置就是河东省政法委书记了。

    一个人做官做到这个地步,想不春风得意也不行。看好李春生的不是一个两个,整个河东省省委大院里面的人都知道以后的河东省,李春生才是主角。

    犹如火箭一般窜上来的李春生,时正和一帮刚刚开完会的省委常委们一起吃饭。确切的说,这顿饭也算是给李春生正式入住省委庆祝。

    就在这个时候,李春生的电话响了。

    能打李春生私人电话的,除了他的家人,就只有寥寥几个领导了。

    可是让所有人惊奇的是,李春生接通电话后,立即就站了起来,并且表情很是恭谨。

    顿时有人暗自猜测,打这个电话的人到底是谁了。除了燕京的领导外,还有谁会让李春生这么恭谨的。河东省的头头脑脑的都在这里,不可能是他们打的。

    “是,是……”李春生接连说了几个是,这才放下电话。

    对这种电话,一般的是没有人去询问的。可是李春生却说道:“刚才有人打电话给我,举报九塘市的一件遗嘱案子的事情。有人为了争夺财产,修改遗嘱,可是中院的法官却互相勾结,一起陷害原告,这件事我必须要亲自去一趟九塘……”

    什么?为了区区一个遗嘱案子,李春生这个超级正厅的大员还要亲自去一趟?这个案子到底涉及到谁啊,竟然这么牛叉。

    看着李春生抱歉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酒店,在座的人都愣住了。放弃和省级这么多领导面谈的机会,只是为了九塘区区一个遗嘱案件,如果不是大家都熟悉李春生的为人,还以为他疯了。

    叶默放下电话,看着那个戴眼镜的男子对鲁玲说道:“这人是谁?”

    一直还处于激动中的鲁玲连忙说道:“哦,我来介绍一下,他是我们请的律师王益。还有这是我哥哥鲁芒……”

    叶默点点头说道:“我怀疑你的这个律师有些问题,陈昌辉你等会查查看他的屁股是不是干净。”

    “是,默少。”陈昌辉是听见叶默给李春生打电话的,虽然叶默不知道李春生升官了,但是他陈昌辉却清清楚楚,说话就更是小心了。

    那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听到叶默的话,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可是他却不敢说任何话,叶默连陈昌辉的耳光都敢打,他算什么?

    叶默将事情交给了李春生,这才放下心来。他相信这点小事,李春生肯定是没有问题。

    离开九塘的第一件事,叶默就是再次来到了那个山神庙。

    这次叶默在庙的外面仔细查看了一下,果然有些阵法痕迹,只是现在已经被拆除了。第一次来的时候,叶默因为那个地下室忘记了查看外面的阵法,也不知道这阵法拆除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叶默又来到这个地下室,他进入地下室后,立即就明白第一次来的时候,他果然错过了一些细节。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