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七百零四章 穆小韵

第七百零四章 穆小韵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10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你怎么了?”叶默再次伸手想抓住她的手腕看看她是不是生病了,穆小韵忽然下床急匆匆的走了出去。甚至没有来的及回答叶默的话。

    叶默皱了皱眉,他感觉穆小韵有些不大对劲。以穆小韵的温顺,她是绝对不会不回答自己话的。叶默立即就跟了上去,虽然他的神识可以看见穆小韵,可是他感觉穆小韵绝对不正常。

    这肯定不是因为生病的原因,如果是生病了,他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穆小韵走的很快,她抿着嘴一句话都不说,只是走的灶台边上拿起一把剪刀,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就对自己的咽喉插了下去。

    她要自杀?叶默立即就明白过来,肯定是穆小韵发现了自己和她丈夫不同,所以才会这样。

    在叶默面前,他当然不允许她自杀。叶默伸手就挡住了她的剪刀,剪刀插在了叶默的手心,被叶默夺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自杀?”叶默的语气很平静,虽然他冒充她的丈夫,可也不是他起意的,只是因为穆小韵认错了人,他顺便利用她一下而已。至于早上的那种冲动,那完全是预料之外,而且他也及时的反应了过来。

    虽然也算是侵犯了她,可是在外面来说,情况也应该不算是很严重吧。

    “你,你不是莫郎,你不是莫有深,你,你……我,我……”说了一半,因为剪刀被叶默夺走,她只能蹲下来不断的抽泣。这个让她喜欢的相公终究还是假的,她自己的那个莫郎或许连以前都不如了。

    叶默暗自摇了摇头,竟然被认出来了,虽然他不知道穆小韵是怎么认出来的,可是他却知道想要将穆小韵偷偷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离开,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他需要马上离开穆小韵,只是穆小韵这种状态,他将她丢在任何地方都不合适。

    尽管叶默问心无愧,可毕竟是利用过人家,而且还抓了人家的咪咪。想到早上的冲动,叶默就懊恼异常,如果不动她的白兔,自己想走就走了。现在走的话,她要是自杀,那就要算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了。

    想了这么多,联想刚才的事情,此时叶默已经大约有了一些眉目。她之所以认出自己,应该是因为抓到了那里,很有可能那个莫有深没有这个功能,这才引起她的怀疑。

    不过这个穆小韵心地还真是很好,她现在明知道自己早就清楚不是她的丈夫,是在冒充她的丈夫。却没有说出什么责问的话,更别说大骂一通了。如果这个穆小韵大吵大骂一通,他还好办一点,可是她竟然丝毫都没有骂自己,只是拿起剪刀就自杀。

    现在必须安慰她一下,叶默没有安慰过人,他绞尽脑汁却没有想到好的办法。忽然叶默想到一件事,就是穆小韵在磁西镇刚刚见到自己的时候,她眼里的害怕似乎多过对自己的思念。确切的说,她是在躲避那个三角眼男子,遇见自己只是意外中的意外。完全没有那种发自骨子里面的渴望和惊喜。

    或者说她对自己的依恋是在酒楼吃过饭以后,叶默稍微回忆了一下,从酒楼吃饭到去于家,再回来这一段时间。穆小韵对他是越来越依赖,越来越不舍,这种依赖和爱恋甚至远远的超过了刚刚见面的时候。应该没错,就是这种情况。

    相比之下,她刚将自己当成她莫郎的时候,那种凄切伤心的表情中完全没有任何的久别重逢的惊喜,而是一种对命运的自怜。而对他的依赖和爱恋是后面的事情。

    “你和莫有深订婚了吗?你们举办婚礼了吗?或者说你已经是莫有深的人了吗?还是有了肌肤之亲?”叶默一连问了几个问题。之所以这样问,是叶默通过和穆小韵的接触,猜测穆小韵和莫有深肯定没有什么肌肤之亲。

    穆小韵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表情有些茫然,不过却停止了抽泣。

    叶默心说这女人可真是死脑筋,在外面不要说没有结婚,有些女人就算是结婚同床了,要走就走,哪里还有这么纠结的事情?不要说外面了,就是拿那个于雨燕来说,按照穆小韵的理论,于雨燕更应该去自杀了。

    “那好,你和莫有深最多只是长辈们的一个口头协议而已,不但没有任何的仪式,而且实质上你和莫有深也没有任何的瓜葛。所以说,你现在根本就不是莫有深的妻子,你有什么好纠结的?”

    叶默忽然发现自己的口才竟然不错,他甚至连想都没有想的继续说道:“莫有深将你和他老娘丢在家里,根本不管不顾,这已经是不孝不忠了。他一走几年,连你和他老娘的生活费也不拿回来,他老娘更是完全靠一个和他毫无关系的弱女子照顾,这完全是不仁了,这种人不用看就和义字沾不上边。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值得你这个没有任何名分和瓜葛的女人去承诺什么吗?

    好吧,你说他姑姑救了你一命,你养了他老娘这么多年,并且送终。这已经足够报答他姑姑的救命之恩了,而且你报答救命之恩,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因为他姑姑而已。所以,你不欠那个莫有深任何东西,要说欠,也是他欠你的。”

    穆小韵抬起头有些呆滞的看着叶默,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当被三角眼发现后,她已经准备逃离黄坪了,只是没有想到恰巧遇见叶默而已。现在她心里想起来,她在遇见叶默之前,还真的没有想过那个多年不见的莫有深了。对相公越来越依恋,那是因为叶默让她依恋而已,和那个名分有关系吗?

    况且那个名分还真的没有通过仪式定下来,她之所以在莫家,那是因为恰逢大灾被他姑姑救了而已。

    叶默忽然冷冷说道:“若是说要守名分,我虽然也和你没有什么礼仪,但是我才是和你有肌肤之亲的人。你放弃一个和你有肌肤之亲的人,却为一个毫无关系的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徒去自杀,你怎么不想想真正和你有关系的人?如果你还要自杀的话,我不再管了,你请便。”

    叶默说完这些话心里大是汗颜,这种皮厚厚黑的话只能骗骗这个小韵妹妹啊,要是在华夏说这种话,吐沫就可以淹死他。

    “啊……”穆小韵听到叶默的话,眼里忽然露出一些绝望。

    她忽然迅速站起来,头对准屋角一个巨大的石臼扎去。这要是被撞实了,就是叶默也救不回来。

    叶默大骇,极快的挡在了她的面前。穆小韵的头正好扎在了叶默的肚子上,叶默不敢运用真气,这一下被撞的还真是不轻。他真的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死脑筋。

    “相公……”穆小韵发现自己竟然撞到了叶默的肚子上面,顿时大惊,连忙抱住叶默叫道,语气当中的惶恐溢于言表。

    叶默却松了口气,她似乎想明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被撞一下倒也不亏。现在还要继续纠正她的观点,免得自己走的时候,她又多想,或者是被别人骗了。

    “小韵啊,其实我也不算是你的相公。我来自神洲的外面,那个地方叫华夏。在华夏,不要说我们只是肌肤之亲而已,就算是真正做了夫妻的人也可以离婚的。而且男女平等,没有什么谁休谁的说法。所以对于你和我之间的事情,大可不放在心上。至于你和那个莫有深,这种关系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说到这里,叶默看了看穆小韵震撼的眼光,愈发得意的说道:“就是说,你就是你,没有任何人值得你去为他自杀什么的。所以不要说莫有深了,你就是连和我之间的这种关系也不要放在心上。”

    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大好意思,叶默摸了摸鼻子说道:“那个,早上的事情我抱歉啊,因为你很漂亮,所以一时难以自己。”

    穆小韵却摇了摇头,只是抱紧了叶默的腰,将头挤进了叶默的怀里。一直过了良久,她才抬起了头来对叶默说道:“相公,你说的对。你和我已经有了肌肤之亲,那就是说你已经是我相公了。可是我竟然因为和相公有了肌肤之亲而去自杀,我明白了后,更是羞愧,所以我没脸见你。”

    说完她又是捂在了叶默的怀里

    叶默无语的看着穆小韵,这是什么道理,感情自己说了半天,她还是没有听明白什么意思吗?原来她第二次自杀是因为对不起自己,这变化也太快了。她一会时间已经为了两个人自杀了,这样多少条命也不够自杀的吧?叶默摇了摇头,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

    如果穆小韵来到外面的世界,这被人稍微忽悠一下就完全迷失方向了。这样可不行啊,就算是让她一个人生活,以后还是要吃亏的,不是每一个地方都是黄坪村。

    可是感觉她不是那么傻的人啊,如果她傻的话,就不会用灰尘遮掩容貌了。

    “那个,小韵,你起来听我说,我的意思你还没有明白。我是说在外面……”

    叶默的话没有说完,第一次被穆小韵打断了。她似乎平静下来,她再次看了看叶默说道:“相公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容易人云亦云?”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