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七百零五章 他叫叶采

第七百零五章 他叫叶采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10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叶默的话没有说完,第一次被穆小韵打断了。她似乎平静下来,她再次看了看叶默说道:“相公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容易人云亦云?”

    她自顾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被那个人逼得无处可逃的时候,遇见你了。我以为你就是莫郎,我从未想过我的相公会变得和你一样的对我这么好。我感觉到了幸福,我不想离开你了,所以我又和你一起回到了黄坪……”

    叶默这才明白,原来她是真的打算走了,只是遇见自己后,发现自己似乎性格变了好多,这才越来越惊喜,彻底的将他当成了相公。而她自杀固然有她说的原因在里面,更重要的恐怕还是一种深深的失望。

    穆小韵忽然止住了自己的话,她似乎想起了叶默的手,一把抓住叶默的手说道:“哎呀,刚才剪刀是不是已经伤了你的手了?”

    “不会。”叶默微微一笑,那一下就想将他的手弄破,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穆小韵还是抓住了叶默的手,仔细的看了看,这才放下心来。想了想,她又揉了揉叶默的肚子,低低的说道:“对不起,相公。”

    “小韵,我已经说了,我不是你的相公。你现在是个自由人,只有和你结婚……哦,和你成婚了的人才是你的相公。”叶默急忙纠正穆小韵的观点。

    穆小韵又抽泣了起来,“不,你就是我相公,你也说了,我们有了肌肤之亲了。而且,而且……我很喜欢你,相公,你不喜欢我吗?”

    “不是,是因为,因为……”叶默猜测穆小韵是真的喜欢他了,可能是因为她接触的人少,或者是自己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了她依靠,这才让她有这种想法。

    要不要告诉她自己已经结婚了,这样可能会好一些。如果没有洛影和轻雪,他就接受穆小韵了,无论从那方面,穆小韵都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女孩。

    他和轻雪在一起的时候,还不知道洛影在这里,所以情有可原。现在他不但有洛影了,还有轻雪,要说再沾惹别的女孩,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相公,昨天磁西镇很多人查户头,是不是再查你?”穆小韵只是在男女之事上认准了死理,但是她并不是傻瓜。如果是傻瓜,她也不可能单独一个人带着婆婆在黄坪生活了数年之久。

    冷静下来的穆小韵已经明白,叶默不是她相公,而且以叶默的秉性也完全没有要冒充她相公占有她的想法。唯一的可能就是昨天磁西镇戒严就是为了抓他,他肯定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他之所以接受和自己的关系,那是因为一个可以帮她,还有一个就是帮他自己。

    只是短短的时间相处下来,穆小韵对叶默已经有了好感。如果没有肌肤之亲的话,她或许还可以接受叶默说的话。但是正如叶默说的,她和对方都有了肌肤之亲,他甚至都已经抓了自己的胸部,自己也动了他那里。除了他,自己难道还能嫁给别人不成?所以放下莫有深的事情,叶默就是她的相公无疑了。

    “是的,昨天的事情很对不起,我也利用了你一下。”叶默老老实实的点头说道。说完迟疑了一会又主动说道:“其实,我不是这里的人,我刚才已经和你说过了,我来自外面的世界。”

    叶默以为自己再次说起这话,肯定会引起穆小韵的不解,他没有想到,穆小韵听了他的话后,竟然点了点头说道:“相公,我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很多的国家,有很多的很奇怪的东西,他们甚至可以借助工具飞上天空。”

    叶默心里一惊,他惊讶的看着穆小韵问道:“你怎么知道外面的世界?”

    穆小韵低下头沉默了好久才说道:“因为有一次我听见婆婆和他说话,婆婆么说公公就来自外面的世界……她还说了很多外面世界的样子,就和你刚才说的一样……”

    叶默心里一动,难道这个莫有深的父亲还是内隐门的人不成?叶默是知道内隐门是有人可以出去的,如果莫有深的父亲是内隐门的人,那么他前往外面就很正常了。

    穆小韵没有注意叶默的表情,又似乎向叶默解释什么,自顾说道:“我们穆家都一直是医药世家,我爷爷开了一家医馆,我爹跟着我爷爷学医,甚至我也一直跟随我爹学医。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道人,他给我算了一卦,他说我将来的夫君姓叶。

    因为那个道人的看相非常准确,所以我在十六岁的时候,他父亲去我家提亲的时候,我爹就同意了。只是提亲后没有多久,还没有订亲,我的家乡就爆发洪灾,后来又引发瘟疫,我家里的人都全部失散了,我被他的姑姑救了带到黄坪……”

    叶默疑惑的看着穆小韵问道:“小韵,你不是说你原来……”

    叶默的话虽然没有说完,可是穆小韵却听得懂他的意思。她摇了摇头说道:“莫姓是他母亲的姓,而他父亲却姓叶。至于他为什么要姓莫,我也不知道。可是事实上,他姓叶叫叶有深。”

    穆小韵说话间就已经改口,不再称呼婆婆。

    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叶默又不由自主的揉了揉鼻子,他本来就姓叶,而随便的一个假姓却恰好姓莫。想到这里,叶默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莫有深的父亲叫什么?”

    “他父亲叫叶采……”穆小韵说到这里,叶默心里一惊,差点将自己手里的剪刀落在了地上。

    “相公,你……”穆小韵和叶默说了一会话,现在已经完全想通了这件事,就算是莫影不姓叶,但是那个道人说的话也未必是真的。所以在她心里,已经将有肌肤之亲的叶默定位成为相公了。

    叶默抓住了穆小韵的肩膀再次重复了一句,“你说莫有深的父亲姓叶?而且叫叶采?”

    “是啊,怎么了,相公?”穆小韵有些担心起来,叶默的表情似乎很古怪,甚至有些让她担心。

    叶默平静了下来,过了一会他才缓缓的说道:“小韵,因为我就姓叶,我本来的名字并不叫莫影,而是叫叶默。莫影却是我为了躲避别人,起的一个假名字。而且,我的父亲听说也叫叶采。”

    “什么?”穆小韵震撼了片刻就反应过来,她根本就没有听到叶默的后半句话,叶默姓叶的事实已经是最大的喜悦了。难怪那个道人说自己将来的夫君姓叶,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叶郎……”穆小韵再难以自己,整个人都挤进了叶默的怀里,如果说原先她还有些小小的心结话,那么现在她完全没有了任何的心结,她的心结已经完全打开。原来自己抱着的真的是自己的夫君,是自己的相公。她更为刚才拿剪刀自杀的事情羞愧起来,为了一个别人,居然不顾自己夫君的感受而去自杀。

    穆小韵的柔软和温热挤在叶默的怀里,叶默的思绪却不在这上面了。此时他想的很多,自己的父亲叶采和这个莫有深的父亲是不是同一个人?

    如果他们真的是同一个人,那么很多的事情都好解释了。为什么莫有深长的和他这么相像,还有为什么莫有深不能人道。

    想到这里,叶默忽然开口问道:“小韵,你认出我不是你的相公,是不是因为莫有深不能人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啊,不……叶郎,我,你是我的相公,我……”穆小韵听了叶默的话,忽然感觉到紧张起来,她刚才还温热的身子再次变得有些凉意。

    叶默见吓到穆小韵了,连忙搂了一下她说道:“你不要紧张,慢慢说,我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

    叶默心里却是暗叹,这个穆小韵似乎很担心自己丢下她了,她犹如一个受伤的小鸟一般,再禁不起任何的打击。可是叶默心里对穆小韵有怜惜,温婉可人的穆小韵也让叶默很喜欢,但要说接受她的话,怎么去和洛影还有轻雪交代啊?

    叶默看了看自己的手,忽然有些懊恼起来,事情是他做出来的,穆小韵似乎已经认定了这是肌肤之亲了。而自己原先为了开导她,也说这是肌肤之亲。

    穆小韵似乎稍稍的安静下来,她迟疑着说道:“有一次,我采药回来的比较早,看见他在家里对婆婆发火。我没有敢进去,我就去柴房呆了一会,听见婆婆说,‘你天痿是你父亲说的,他说这是遗传,就算是请来了最好的大夫也看不好。’我家世代都是学医的,我当然知道天痿是怎么回事,所以,我早上,早上……”

    可能是习惯了,穆小韵不知觉的又说出了婆婆两个字。

    后面的话,穆小韵不说叶默也清楚了。他的猜测可能是真的了,他和莫有深很有可能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而且莫有深的状况和他以前一模一样。

    只是他是修真者,修炼到练气三层,可以打通自己的经脉,而莫有深想要打通经脉想都别想了,也许他才是真正的一辈子天痿。

    叶默总算是明白了这件事,他对便宜父亲叶采都没有什么感情,不要说那个莫有深了,更是不会在意。

    叶默看了看犹如惊弓之鸟的穆小韵,忽然想到了她说的那个算命大师起来,难道这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话,那么自己可能还真的是穆小韵的丈夫。

    虽然有些怀疑,可是叶默知道这种事情不能不相信,当初的九蒙山就是一个相当厉害的易术大师,自己的很多东西还是和他学的。况且在修真界,很多修为高深的修士,对推算一术非常的准确。如果能在这里遇见那个老道,倒也不妨去和他交流一下。

    “你不要担心,我走的时候,肯定带你离开这里。”说完,叶默伸手抱起了穆小韵,再次走向了床边。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