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七百八十九章 我也要修真

第七百八十九章 我也要修真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10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前面有一个人拦在路当中。”面包车司机忽然踩住了刹车回头看着鲁立平说道。

    鲁立平还没有说话,那名带路的出租车司机已经插口道:“那个拦在前面的人,就是我先前说的那个男的,夜明珠就是他家的。”

    鲁立平听了这话后,心里忽然咯噔一下,在这一瞬间,他竟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这个拦在车前的人,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普通的人。他似乎好像知道自己这些人的目的一般,主动在路上先拦住了面包车,事情似乎和他想象的有些差异。

    不等鲁立平吩咐,叶默已经打开车门走了进来。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打开车门的,车里四个人看着叶默都有些发愣。似乎来杀人越货的不是他们,而是这个不经过他们同意就上车的人。

    “你们应该是要这个吧?将车开到路边去再说。”叶默拿出一颗夜明珠淡声说道。

    夜明珠淡淡的光华在稍显暗淡的车厢里面散发出来,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

    “夜明珠?”鲁立平惊喜的叫出声来,虽然他从未见过夜明珠,可是他的第一直觉,这就是夜明珠。那种光太柔和了,让人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目光。无论如何,夜明珠的事情是真的。

    下一刻,他就想伸手去抢夺下来,但是他立即就忍住了自己的动作。

    “将车开到路边。”鲁立平立即指了指路边一个僻静的拐角处说道。

    鲁立平的话让其余几名还震惊在夜明珠光华中的男子清醒过来,他们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武器。他们虽然不知道叶默为什么要带着夜明珠来到车上,但是却已经知道夜明珠归‘宝蛇堂’了。

    叶默不理周围贪婪的目光,他自顾的收起夜明珠。

    车很快就在路边的拐角处停了下来,鲁立平刚想拿起手枪,就看见几道红光闪过,另外三人连枪都没有来得及拿起来,就被一团火球包围住。或者说他们连反抗的思想都没有起过,就已经失去了生命。

    鲁立平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几秒之后的事情,他呆呆的看着叶默讥讽的笑容,还有几团越来越小的火球,竟然感觉到一阵阵的寒冷。

    几个大活人在他的眼前被火球包围,然后慢慢的消失,最后变成了一团飞灰。甚至连叫都没有叫出来,如果不是他亲眼看见,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种灵异事件的。就算是传说,他也没有听说过有这种传说。

    鲁立平无法遏制住自己身体的颤抖,他也算是经历过热血打斗,也算是经历过枪来刀往的场面,可是他经历过的所有场面,没有一个有眼前这种平静消失的火球来的震撼。

    “他们呢?”当鲁立平下意识的问出这句话后,他自己都感觉自己很傻瓜。那些同伴在他眼前缓缓消失,空气中还残留着一种焦臭的味道,显然是被对方杀了。对方似乎用了一种火,轻而易举的就杀了他的几个同伴。不,应该说对方轻而易举的就烧死了他的几个同伴。几把被火烧成一团的枪落了下来,犹如击中了他的心脏。

    “想要我的夜明珠,是你的注意,还是你背后还有人?”叶默想问的只是这一句话而已,如果不是要问这句话,他早就连鲁立平也杀了。

    鲁立平的上下牙齿嗑在一起,他竟然连说谎话都不敢,哆嗦的回答道:“是我大哥……‘宝蛇堂’的潘动宾……”

    如果时间倒退,他宁可在那个出租车司机说完夜明珠这句话后,立即杀了那个司机,然后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也不想来这里找叶默的麻烦。

    潘动宾?叶默不认识这个人,他也不想认识。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去找潘动宾的麻烦,而是和映竹忆墨一起去吃饭。他随手丢了一个火球给鲁立平,离开了这个面包车。

    没有人知道,这个面包车上面的四堆飞灰,就是刚才四个活人。

    ……宋映竹和忆墨的东西实在是少的可怜,除了忆墨的一些书本外,其余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日用品。

    “爸爸,这里的东西很多,要不我去叫一辆车。”虽然东西不多,可是忆墨却舍不得那些常用的物品。

    爸爸说他在宁海有住的地方,而且很远,就算是没有这些东西,也要叫一辆车。

    “不用。”叶默随手将忆墨的书本都收进了戒指,他既然打算带走映竹和忆墨,就不想继续隐瞒她们自己修真的事实。

    不但是忆墨,就是宋映竹也愣愣的看着叶默,刚才那么多的书去了什么地方?

    “爸爸,你会玩魔术?”好一会,忆墨才惊讶的问道。

    叶默拉着两人的手坐了下来,告诉了他修炼的东西,没有一点点隐瞒。

    “爸爸,你真的会飞?”忆墨更是惊喜的拉住叶默的手不断的问着,可是宋映竹却眼里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叶默当初在叶家的情况,现在的她不是一点都不知道,可是现在叶默说的话似乎又表现出来了当初的那种无厘头。

    “叶默,要不我们先休息一晚,明天再走吧。”宋映竹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担忧,而是委婉的说道。

    叶默愣了一下,稍微想想就明白了宋映竹的担忧。

    他笑了笑,搂住宋映竹和忆墨,祭出飞剑。飞剑带着一缕紫色的剑芒,冲天而起,很快就钻入了云层。

    叶默心里却在想自己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也没有什么好的法宝。等他修为上去后,他一定要做一个漂亮的风车法宝,里面什么东西都有,然后一家人坐在风车上面遨游世界。

    如果说忆墨已经激动的手舞足蹈,无法完整的表达一句话的时候,那么宋映竹已经彻底的呆滞住了。

    她知道叶默不是寻常的人,他甚至有些神秘。以一己之力建立了洛月这样一个相当于国家的地方,还让几乎所有的隐门势力对他忌惮,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宋家虽然她不愿意想起来,可是宋家的消散就和叶默有直接的关系。

    可是她再想叶默怎么不平凡,也想不到叶默竟然可以飞。这太出乎她的感知了,如果不是一切都太过真实,她肯定以为自己在做梦。

    “爸爸,这就是你说的修真吗?我也要修真。”忆墨激动的抱住了叶默的胳膊。

    ……潘动宾愉悦的心情再次被打破,他很是恼火的站了起来。如果不是得力手下去拿夜明珠了,他说不定会立即发怒了。

    因为今天已经是第二次了,他美好的心情又被一阵急促的脚步惊的一点都没有了。或许和他做的事情有关,也或许和他现在的地位有关系,他心里越来越怕一些意外的因素打扰。

    比如突然的电话铃声,来找他的急促脚步声,这些他都不喜欢。所以他休息的地方很安静,任何人也不能影响他的心情。

    不过看见来人后,潘动宾立即消散了自己的怒火,再次坐了下来,并且换了一副温和的表情。

    进来的是他的侄女潘彩凤。

    虽然潘彩凤是他的侄女,可是他对潘彩凤却另眼相看,这不仅仅因为侄女的关系,更重要的是潘彩凤现在的地位比他不会低,或者说比他还要高点,因为她的师父。

    “彩凤,怎么来的这么急?你师父不是说晚上才过来吗?来,过来喝杯茶。”潘动宾笑着说完,就已经在帮侄女倒茶了。

    潘彩凤没有客气,她直接坐了下来,但是表情却有些凝重的说道:“宾叔,今天潘狄堂弟被人打成残废了。现在在医院里面,医生说他的耳朵可能会失聪,而且他的脸也破相了,牙齿更是被打光。”

    “什么?”潘动宾再也没有办法保持那种冷静自然,忽地站了起来,脸上却布满了一层戾气。

    想到自己唯一的儿子被人打成残废,潘动宾的脸色愈发狰狞起来。是谁?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挑衅到他潘动宾头上来了。

    “是谁打的?他在哪里?”潘动宾脸色铁青的问道。在他看来,既然侄女过来说了这件事,那么打人的凶手肯定已经被他的人掌控了。就算是没有抓住,那也是一时三刻的事情,在宁海,他要抓一个人只要一句话就好。

    在潘动宾的心里,他已经将这个打自己儿子的人剁成一堆血肉了。

    潘彩凤依然凝重的说道:“宾叔,你先坐下来,这件事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当时我去了后,我感觉以我的实力和他比起来,相差的太远太远,甚至我心里都有一种发慌的感觉,我没有敢动手。可是,我知道,这事情没有结束。我说的没有结束不是指我们要去找他,而是他还会找到我们‘宝蛇堂’来。”

    潘动宾瞪大眼睛盯着潘彩凤,说实在的,他根本就不敢相信刚才的话是一向喜欢实力说话的潘彩凤说出来的。而且她还说,对方还要找到‘宝蛇堂’来,难道是‘宝蛇堂‘一直以来太过低调了不成?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