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七百九十五章 隐门的危机

第七百九十五章 隐门的危机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10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叶默来到‘宝蛇会所’后,发现‘宝蛇堂’的这个老大可真是怕死。区区一个会所,竟然有二三十个保镖,明的暗的一大堆。

    虽然这些保镖完全没有办法威胁到他,可是叶默既然来了就没有打算善了。除了门口两名门卫,他将这二三十个保镖全部控制起来,丢进了楼道的一角,至于人多堆起来会不会闷死,那不是他关心的范围。

    “这么晚还不睡?是在商量我的夜明珠,还是在等我?”叶默突然打断了说话的几个人。

    听到叶默的声音,几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纷纷看向门口。潘动宾最是惊异,他完全不知道叶默是怎么进来的,甚至来到了客厅的门口,他还没有得到禀报,要知道外面他的保镖可是一大堆啊。

    但是潘动宾风里来雨里去多少年了,什么场面没有见过,他很快就镇定起来,并且站了起来。

    “你就是将我儿子打成残废的人?我潘某和你有何冤仇?你下手竟然如此狠毒。我没有去找你,没有想到你竟然敢找上门来。”潘动宾恨声说道。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他潘动宾的儿子不要说找一个女朋友,就算是他想要在学校里面找十个女朋友,那也是应该的事情。

    “师父,就是他……”潘彩凤看着叶默,想到了昨天的事情,火气同样上来了。虽然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但今天师父在这里。

    可是当潘彩凤看见她师父的时候,顿时将她下面的话吞了下去,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的师父。

    此时她的师父正跪在地上发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来叶默看见这里有一名地级武者也很奇怪,按理说宁海怎么可能出现这种高手的,但是现在这名地级武者竟然在他的面前跪了下来,显然这人认识他。

    潘动宾也看见了这诡异的一幕,他顿时和潘彩凤一样,也张大了嘴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但是他在意国混迹多年,而且风风雨雨见得多了。他立即就反应过来,他似乎招惹到了自己不能招惹的存在。

    连彩凤的师父,一个地级武者看见了都要磕头发抖,甚至不敢说话的存在,应该是什么人?他甚至想都不敢想。下一刻,他毫不犹豫的拉着潘彩凤也跪了下来。

    他能活到今天除了头脑和实力外,还有就是见机,如果这么明显的事情,他都看不出来,他也别在圈子里面混了。

    叶默没有理睬潘彩凤和潘动宾,而是走到那名地级武者面前冷声的问道:“你认识我?”

    那名地级武者依然有些颤抖,现在叶默问话,他哪里敢不回答,立即颤声说道:“是,是前辈,晚辈裴昂,是岐山派的弟子。”

    “岐山派?”叶默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实在是没有想起来有哪一个门派叫岐山派的。

    “你怎么认识我的?我对你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叶默想了一会没有想起来岐山派,随即问起裴昂。

    裴昂赶紧回答道:“十几年前,在桂呈断顶山的隐门大会上,我见过前辈一面。前辈在擂台上大展神威,杀了那个倭人屎壳郎为我华夏扬威,晚辈是仰慕已久。”

    裴昂一点都不觉得他的话有多么的肉麻,对叶默他是深深的惧怕。当年那场大比,他可是参加过的,虽然他没有机会和叶默对话,可是叶默的事迹他可没少见,也没有少听。

    在万人大比的会场,为了一个名不经转的小门弟子张骅,他就可以直接让葫芦谷的裁判滚。葫芦谷的长老为了袒护门下弟子,要对韩嫣动手,结果被叶默直接斩杀。而葫芦谷的副门主项名王,虽然气的发抖,却不敢动弹。

    这当然还不是最威风的,那个倭人屎壳郎来这里耀武扬威,被叶默半截铁棍钉杀在会场的门口。

    本来所有的人都知道葫芦谷势力大,叶默得罪了葫芦谷必死无疑。可是之后的事情证明,叶默不但没有死,名气反而越来越大。倒是葫芦谷从那以后就没有再出过山,直到几次隐门大会没有葫芦谷的人参加,后来才有人证实葫芦谷被灭掉了。

    只要稍微有点头脑的人也就能想到葫芦谷为什么会被灭掉,那肯定是因为叶默了。

    而叶默连葫芦谷这种巨无霸的隐门都可以灭掉,自己在他面前或许连一只蚂蚁都算不上。

    叶默点了点头,如果是隐门中人,又参加了十几年前的隐门大会,那么知道他也不足为其。

    “你是来为‘宝蛇堂’撑腰的?”叶默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潘动宾冷冷的问了一句。

    裴昂听了叶默的话下意识的抖了一下,他连忙说道:“不是,晚辈不是因为这件事来的。晚辈是准备去参加隐门地级武者大会,商讨隐门危机……”

    裴昂的话刚说到这里,外面就响起了两声枪响,叶默的神识早就看见了一名健壮的青年端着一把仿照AK47冲了进来。门口两名叶默留下来的门卫,被他的枪一扫,立即就撂倒在地。

    潘动宾听到枪声脸色变得更是难看了,他立即就想站起来,可能是因为从来都没有跪过,他的膝盖有些酸疼。

    那名端着仿AK步枪的青年冲进客厅的时候,看见眼前的一幕顿时愣住了。潘动宾是什么人,他再清楚不过了,是一个巨枭,他这种人竟然会给人下跪?今天他在‘宝蛇会所’的外面等了一晚上,就是为了杀他。可是一晚上都不见他出来,现在天刚刚亮,他知道最好的机会已经过去了,但他马上就要离开宁海,所以临走前,还是闯了进来。哪怕死了,他也要杀了潘动宾。

    这青年的奇怪只是片刻时间,虽然他不知道潘动宾为什么给人下跪,可是他既然来了,不杀了潘动宾,根本就没有打算走。他同时也感觉自己进来很简单,似乎和这个站着的年轻人有关系。他想的确实是没错,叶默进来的时候,已经将所有的暗哨都制住丢进楼道的一角了。

    但他根本就没有理会叶默,对着潘动宾就是一顿扫射,他越扫射,眼里的疯狂就越厉害。

    潘动宾没有想到这青年竟然丝毫都不顾,就这样给他来了一下。他临死都没有想到,他死的竟然这么简单,而且这么意外。居然是一个小小的蝼蚁一枪杀了他。

    他想不通自己守卫森严的会所,怎么别人进来都没有人禀报。彩凤的师父害怕的人也就算了,为什么区区一个普通的年轻人也能进来?

    “叔叔……”潘彩凤一声大叫,连忙扑了过去,想要扶起潘动宾。

    “是你?”潘彩凤愤怒的站起来盯着拿着枪的青年,如果不是他手里还有枪,说不定她已经冲上去了。

    这青年同样愤怒的盯着潘彩凤说道:“今天我已经够本了,我杀了那个畜生,又杀了潘动宾,还有你,你同样是个刽子手,我妹妹的死和你也有关系,哈哈……”

    说完这青年拿起枪对着潘彩凤又是一顿射,刚才还愤怒的潘彩凤没有想到这青年竟然真的敢对她开枪。

    “你为什么要杀他?”叶默扫了一眼这个青年淡声问道,他没有阻止这青年杀人,不过在自己眼皮底下杀人,如果他给不出来一个合适的理由,他不介意让这青年同样去死。

    这青年看了一眼倒在血泊里面的潘彩凤,眼里的疯狂似乎渐渐的消失,甚至还露出一丝伤感和不舍。

    “如果她只是因为我家的那块地皮和财产和我接近,就算是被她全部骗走了,我也不在意,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她。可是这个蝎毒女人,帮助‘宝蛇堂’拿走了我所有的东西后,连我的妹妹都不放过。”这青年说到这里眼里又开始疯狂起来,可见他对他的妹妹很在意。

    叶默摆了摆手对着青年说道:“好了,你人已经杀了仇已经报了,你现在走吧,不要影响我在这里的事情。”他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用这青年说,肯定是潘彩凤夺了这青年的财产后,又将他的妹妹骗给了潘狄。最后估计他妹妹也是直接或者间接的死在潘狄的手里。

    这点叶默倒是没有怀疑,因为昨天自己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她就说潘狄看上忆墨是忆墨的福气,由此可见,这个女人护短已经到了极点了。

    这青年奇怪的看了一眼叶默,他从刚才潘动宾跪在地上,就知道叶默不寻常,现在自己拿着枪对方连眼神都没有波动一下。而且到现在依然还有一人跪在地上,也没有动,他身后的两个女人似乎在自己开枪的时候就已经昏过去了。

    “谢谢,我叫封晨,后会有期。”他感觉自己今天进来这里这么顺利,不是可能,而是肯定和眼前的这个人有关系,而且他感觉对方并不怕他的枪。加上对方和他没有仇恨,也没有动手,所以他抱了抱拳后,立即转身就走。

    叶默看着离开的封晨,竟然有一种感觉,这个人身上似乎有一种很奇怪的波动,他甚至有些熟悉感觉,但却一时想不起来。

    他没有继续想下去,而是看着跪在地上的裴昂问道,“你刚才说的隐门危机是指的什么?”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