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完本小说网 > 最强弃少 > >> 第九百五十三章 用困阵对付叶默

第九百五十三章 用困阵对付叶默

小说:最强弃少     作者:鹅是老五    发布时间:2016-06-27 09:10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那女子通过“八级遁空符”逃走后,罗由平顿时喷出一口鲜血,而张乘风也从‘四象破位阵’逃逸了出来,只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和罗由平拼斗了。而费赐江更是瘫痪在地,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罗由平看着还没有被打开的那个刀形状凹槽,眼里露出一丝懊恼。

    他拿出一把巨型长剑,看了看张乘风直接走了过去。

    张乘风看见罗由平走过来,脸上露出惧色,他颤声的说道:“罗兄,不要动手啊,我愿意退出去,我戒指里面的东西,罗兄看中了请尽管拿。”

    罗由平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个蠢猪,如果不是你一开始就保留什么实力,不愿意全力注入真元,这个大厅我早就破了。你这种垃圾留着也是祸害,给我去死吧。”

    “不要,周语霜已经走了,你要是杀了我,我张家肯定知道……”张乘风此时已经顾不得别的,只是一心求命。

    “是谁?”罗由平没有理睬张乘风的话,直接看向走出来的叶默。

    当他看见叶默只有金丹二层的时候,顿时脸露惊色,不由自主的说道:“你区区一个金丹二层的修士,怎么可能躲过我的神识?”

    罗由平看见走出来的修士虽然只有金丹二层,可是对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紧张,竟然没有敢上前动手。他不是没有见识的人,叶默可以躲过四人的神识,跟到这里面来,说明他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修士。更何况,他的真元同样消耗很大。

    叶默还没有说话,张乘风却惊喜的叫了出来,“叶兄,没有想到你也来了,你竟然晋级金丹了,叶兄,我是张乘风,还请出手相救啊……”

    叶默看了张乘风一眼,淡淡的说道:“原来是张城主,真是幸会啊。”

    “是啊,是啊,叶兄,看在我们都是河州城的,请救我一命。”张乘风露出讨好的笑容,急切的说道。他现在精血亏损过大,实力甚至比不过一名练气圆满的修士。

    罗由平忽然眼珠一转说道:“原来是叶道友,如果叶道友是张兄的朋友,我倒也可以不动手。”

    “对对对,我和叶默是朋友,很好的朋友,当初叶兄在河州开店阁的时候,我还去过……”张乘风迫不及待的叫道。

    叶默摇了摇头说道:“你真是亏了一副好皮囊啊,只是脸皮太厚了点。当初我店刚开,你就平白拿走了我的‘驻颜丹’。嘿嘿,不要说回报了,没有对我动手我应该很感谢你了吧。再后的时间,虞姐结婴,问你借点灵石你也不愿意。最后,有人灭我‘华夏药业’,我怎么没有看见你出来帮忙?张城主,我很想帮你啊,可是我实在找不到理由来帮你。”

    张乘风听了叶默的话,脸色苍白,忽然他大声骂道:“姓叶的,就算是我死了,我河州张家也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杀了你,一定要灭掉你满门……”

    叶默摇了摇头,实在是无语,这个张乘风不去威胁要杀他的罗由平,却要将仇恨记在他的头上,他实在是想不通这是什么理论。再说了,他会怕区区一个河州张家?

    “聒噪。”罗由平手里的巨剑一带,张乘风的脑袋就被削掉。

    叶默却伸手凭空将一枚储物戒指拿了过来。

    罗由平看见自己杀人,而这个区区金丹二层的修士竟然敢抢夺战利品,顿时脸色就难看起来。

    不过他却并没有对叶默动手,甚至问都没有问,却再次看向了费赐江。

    费赐江看见张乘风被罗由平一剑斩杀,心里顿时冰寒起来。就算是他再后悔带来了罗由平,此时也不是他可以做主的了。

    他不由的看向叶默说道:“叶兄,我是隐剑门的费赐江,求叶兄救我一命,我必定以命相报。”

    叶默带着冷笑看着费赐江说道:“这熟人可真多啊,说实在的,本来我想以后去找你的,没想到现在你竟然送到我面前来了。当初我在南山坊市拍卖会上看中了一个石墩,结果被你这个财大气粗的费大公子买走了。嘿嘿,还威胁了我一通,不然我怎么可能知道你是费赐江呢?费公子,你说呢?”

    “你……是你……”费赐江指着叶默手开始颤抖起来,半晌后,忽然说道:“那个九叉刀的钥匙在你的身上……”

    叶默忽然伸手拿出一把锈迹斑斑的厚背大刀说道:“你答对了,可惜没奖。对了,我借你的戒指用一下。”

    说完叶默手一划,一截手指从费赐江的手上脱落下来,然后叶默凭空拿到了一个戒指。不过叶默看都没有看,就将费赐江的戒指和张乘风的戒指都收入到金页世界里面去了。

    罗由平呆呆的看着眼前戏剧性的一幕,愣愣的看着叶默,半晌才惊喜的说道:“原来你就是拿到钥匙的人,这么说来,我们现在就可以进入古迹了?”

    说完后,罗由平强忍住内心的喜悦,手里的巨剑只是稍微的抖了一下,巨剑飞了出去,带起了费赐江的脑袋,而他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这姓罗的果然干惯了这种事情,杀自己的同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不过叶默却看着罗由平平静的说道:“你说错了,是我可以进入古迹了,不是我们。”

    听了叶默的话,罗由平一呆,随即就反应过来,然后眼神变冷的看着叶默说道:“你想和我打一场?你区区金丹二层,就算是我消耗了一点真元,但是要杀了你一个金丹二层应该还是不费什么力气的。”

    说完,罗由平竟然取出一把阵旗,开始丢出去。他生性谨慎,就算是稳赢了叶默,也要万无一失。他准备一边和叶默打斗的时候,一边布置一个困阵。

    出乎他预料的是,叶默竟然站在一边,看着他布置阵法,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他正在做什么。他想不到叶默心里在冷笑,这是他惯用的手段,竟然被这姓罗的拿去用了。

    罗由平心里大喜,一边不断的丢出阵旗,一边和叶默说道:“叶兄,其实这个古迹如果我们两人合力的话,肯定比一个人要好很多。而且只要叶兄同意,我愿意让叶兄先选择三样东西。”

    叶默心里冷笑,罗由平此人腹黑心狠,如果不是他刚才消耗掉了一半的真元,他早就对自己动手了。

    虽然叶默有把握杀掉罗由平,但也不敢保证自己就不会受伤,当初受了计致元的剑伤,他过了好久才完全愈合,谁知道这个阴险的罗由平有没有一样的杀招?现在既然他开始布置阵法了,那就由的他去。

    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罗由平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喜悦,他拿出最后的控制阵旗丢了出去,然后说道:“小子,跟我斗,你还太嫩了,感谢你送来了九叉刀……”

    只是他的那枚阵旗还没有落在阵法之上,就被叶默一只手捏住。正当他奇怪对方是怎么可以随便进入他布置的阵法里面时,却看见叶默同样拿出数枚阵旗,丢入他刚才布置的阵法当中。

    只是瞬间,他布置的困阵就变了,变成了一个反困的阵法。

    罗由平此时已经彻底的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个金丹二层的修士阵法水平要远远的高于他,可是这怎么可能?他的内心在狂叫,对方看起来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有这种阵法修为?就算是一出生修炼阵法也没有这种修为啊。

    他罗由平研究阵法两百多年了,也不过是三级阵法师而已。可是对方这简单的丢了几个阵旗就将他的困阵改成了一个他不认识的困阵,反而困住了他自己,显然是三级以上的阵法大师,很有可能是四级甚至五级的阵法大师了。

    罗由平很快就清醒来了过来,他这才明白为什么对方在他布置阵法的时候根本就不动手了,原来对方根本就有恃无恐。

    他竟然在一个阵法大师面前布置阵法要困住对方,罗由平的脸色苍白起来,他知道今天估计很难幸免了。

    “放我走,我愿意交出所有的东西。”罗由平虽然在杀别人的时候很不在意,可是轮到他自己了,却想叶默放他一马。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他的手上却丝毫不慢,不但已经祭出了巨剑,而且还拿出了一把深黄色的伞状法宝。

    叶默根本就没有理会罗由平的求饶,随着手里的阵旗丢出去,立即发动了阵法。一道黄光闪动,直接将罗由平的伞状法宝挡住。

    罗由平似乎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求饶也是白求,更是不再答话,手里的巨剑被他祭出,卷起一道数丈长的剑幕直接劈在了叶默的阵法之上。

    只是这一剑,就让叶默阵法的黄光即将溃散。

    叶默心里暗惊,这罗由平对阵法果然精通,他的真元可以说已经消耗掉了一半,而这一剑的威力竟然比当初他在‘沙原药谷’困住的那名金丹圆满修士攻击还要厉害。

    显然这阵法要是让他再攻击几下,肯定就要被破了。虽然这和这阵法本来就是罗由平布置的,叶默只是拿来利用有关系,但是罗由平对阵法的理解显然占据了主要的因素。

    想到这里,叶默再不犹豫,‘紫銊’祭出,‘幻云分裂刀’已经带着漫天的紫色刀芒卷向了罗由平。

    (未完待续)

+1
747
顶一下

喜欢《最强弃少》吗?喜欢鹅是老五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